誰出軌了?


她問他:「如果不是在飛機上你坐在我旁邊位置,又如果不是我們恰巧又住同一間酒店,又如果不是我們這個晚上都沒有晚飯應酬,留在酒店餐廳各自單獨吃飯,你會不會走過來問我可否同桌?」

他站着,認真的想了一下,才答:「除了妳所說的三個原因,還有一個更重要的。」

她笑了,明知故問:「是什麼?」

他的答案如她所想:「因為妳夠吸引。」

「為什麼這不是唯一的原因?唉。」她有理由嘆息的,她知道如果她的吸引力更大,他早在飛機上已經與她搭訕。

「我這種性格,若要主動真的需要多個巧合,還要突如其來的孤獨感。」他覺得可以坐下來。在飛機上看到她一直對着手提電腦工作,已猜到她是來這城市公幹的。

「你不是嗎?」她有點好奇,「那你來做什麼的?」

他很難向她解釋他是來尋找感覺的,不是靈感,只是一些脫離現實生活的感覺,他工作上有這種需要。「我不是做藝術的,不需要靈感那麼高尚。」他坦白告訴她他是有家室的。

她笑了:「這樣說是否為了萬一發生什麼事,也可以說事先聲明了?」他居然面紅,不似個近四十歲的男人。

晚餐並不是很有水準,但他的心情不錯,她也比想像中健談。「我不止有丈夫,還有個六歲的女兒。」她把手機遞給他看,一家三口的照片用了作屏幕背景。

他沒有作任何評論,雖然他想說如果她女兒像她會好看些。甜品過後,她先提議:「我們回房間再談吧,你應該也會這樣想的。」他喜歡坦白爽快的女人。

他到了她的房間,與她同坐在牀上,整個晚上回顧了彼此的前半生,也交換看過大家手機上的照片。本來以為會有一個纏綿的夜晚,卻發覺有些事情比肉體的交流更加舒服。

「可以什麼都不做,抱着睡到天亮嗎?」她問。他記得沒有回答,只抱住換了睡衣的她入睡。

事後他告訴她說那晚他沒有出軌,很驕傲,但她卻說:「我覺得我出軌了。」

阿寬出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