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意獨憐「亞」


亞視的命運已迫在眉睫,到底是尾聲還是新聲?只有幕牆後的影子才知道。大眾慣拿亞視的消息當趣談,也的確是新招迭出,如果他們的劇集有如此水平,敢情也不用月月籌旗、周周籌旗、日日籌旗。

眾人皆曰殺,吾意獨憐「亞」。時下流行高牆和雞蛋論,很明顯,亞視有一堵高牆,仍在幕後弄影,但工作人員都是無辜的,打工無罪,他們都是雞蛋啊。我老弄不明白那些所謂正義之師,非要亞視作古才大快人心。怎不念那些不離不棄的員工,收視歸零猶戀戀不去,問世間「亞」為何物?直教肚皮相許?

無可否認,久經蹂躪的亞視,已經名副其實是亞電視了,頂多是百分之五十叫得上電視,遲些時再無改善便成了季電視或殿電視。然而我不會學張家輝講那句留傳千古的金句:嘩,撲街,亞視來的。人人都有撲街的時候,一粥一飯當思來之不易,半絲半縷常念物力為艱,亞視如今吃粥,何必再搗渾些?

我認識亞視裏有些好員工,在這個行業裏絕不是混過來的,偏偏船主棄船,但他們猶迎風而立,大副做大副的、二副做二副的、水手做水手的,這有什麼值得眾人皆曰殺的?

許或亞視沒有正氣的樣子,不像那些網台,繡一幅合乎普世的圖畫就一呼百應,我從前的偶像是杜汶澤;現在的偶像是何韻詩,為何同行有難,他倆就豹隱呢?你可以主張員工接收電視台,亞視實行自治,員工自決,重新建台都得呀。你會說這是癡人說夢?但不是說作為「學術」研究都是允許的。

新年快來了,寄語亞視員工:稻花香裏說豐年,聽取蛙聲一片。你們要頂住呀,最緊要恭喜發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