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俠與地鐵


印象中大俠現身最多的地方恰在地鐵。比如有人正在吃東西了,隱在人羣中的大俠就會亮劍─智能手機,一下子就罩住對方的命門,郁不得其正……大俠經常以唐吉訶德自居,除暴安良,警惡懲奸,不在話下。

掀開我的地鐵乘搭史,在手機還不具拍攝功能之初,地鐵裏沒出現過那麼多的大俠,可見武器之改良與大俠之生成是有莫大之關係。智能手機就好像v wun wun時代的放飛劍,一旦祭起定來見血封喉,莫之能禦。

攝影機這玩藝兒引進我大中華之初,民智未開的族人還道是勾魂大法,嚇破了膽。但其實這絕非庸人自擾,攝影機其後果真能令人身敗名裂,魂飛魄散。

不像大台拍攝的武俠劇,大俠是沒有樣子可辨的,他埋在人羣之中,拔劍迅猛,後發先至。殺人於無形。

所以大凡我坐地鐵,倒是十分規行矩步,務求做到:毋嚼物、毋倚柱、毋妞、毋搔股、毋採鼻垢、毋身搖福薄,為的是逃過大俠的法眼。

當然這是庸人自擾了,大俠不會管小事,他們是為大事而生的。看來我要是不在車裏單挑一個鎮關西,大喊幾句未解決,潛在身後的大俠決不會現身。地鐵裏放眼都是大叔,卻不是每個大叔都能揚名立萬。出來行,立百立千都難,何以立萬?

也曾想過自己去當大俠,不過檢視一下自家的武器,不過是一塊鈍鐵,農民不理丐幫辟易,還好意思行俠仗義。

再說大俠一般觀人於微,他們曾經出手收拾過的江湖草莽,也無非是山旮旯阿叔阿嬸、東頭村弱女懦夫,鮮有九紋龍、黑旋風和母大蟲。因為大俠也懂得計算做大俠的成本。

有言:君子不吃眼前虧,地鐵裏的大俠殆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