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天將雄師》一個讚


在北上拍戲的導演羣中,李仁港堪稱異類,他近年作品不貴多,分別是《錦衣衞》、《見龍卸甲》、《鴻門宴》和新作《天將雄師》,部部都在硬攻大陸業界普遍認為香港導演最不擅駕馭的歷史題材,從前秦、兩漢、三國到明朝,兩千多年中史,他都遊了一大遍。

食老本和接地氣是北上兩大法門,做得出色的有目共睹,再不就是回歸本土,找些網上小說,加一點粗口就相得益彰,北上還是留守?兩元對立,彷彿眼前就沒有路了。

李仁港話之你,他走自己的路,而且放眼世界。《天》片的題材涉及羅馬共和國、西漢皇朝以及橫亙於絲路中間的安息帝國,格局非同一般。你坐你的紅VAN去荃灣,我坐我的穿越號去絲路,什麼叫條條大路通羅馬?這就是。

《天》片的故事明顯來自一篇報道:甘肅省永昌縣的驪靬古城發現了擬似古羅馬人的後代。按片中的說法:古羅馬大軍曾到絲路和漢軍交戰,末了還化干戈為玉帛,公元前也有維和部隊,今古對應,巧思處處。

片中涉及羅馬統帥卡拉蘇,這個名字我打小就聽過,舊香港人一般把宵小罵作卡拉蘇,難道就是他?卡拉蘇是古羅馬共和國三大頭之一,與凱撒、龐培同名,他不顧廉恥,卻精於搵錢,的確很香港。末了他行錯一着,硬攻安息帝國而被灌黃金汁,從此真的就安息了。這也證明了「卡拉蘇」是沒有好下場的。

片中最大的硬傷是誤把山西的雁門關當了絲路的玉門關,雖然錯得離譜,但屬於手民之誤,下次谷歌一下中國地圖就沒事了。

奇怪這部戲為什麼不上香港賀歲檔?在只得遊飛機河和食全鴨宴之間,我寧可去絲路,可惜沒得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