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非彼電影


《皇家特工》名字譯得很平實,一不留神你會錯過觀看,事實卻是部佳作,坊間影評讚不絕口,不愧是《勁揪俠》導演的作品,為特務片添了新一頁。

尤喜中段在教堂裏的「自由鳥大劈殺」,主角哥連費夫一條友把中了邪的信眾逐個埋單,單鏡頭一氣呵成,故此也選上了老牌樂隊史佳納德(Skynyrd)的《自由鳥》結他獨奏做背景音樂,時間啱啱好,曲終人也七零八落,血濺聖殿,大快人心。

我一點也不覺得血腥,唯其假才顯出世人早已不是人了的「真」,都遠離冷戰了,特務片再不是約翰.迪.卡雷那種陰森調;更不是占士邦那種花花公子調,馬菲禾恩是個七十後,鍾情漫威的漫畫,又豈會老掉牙?

末了那一場,一身休閒裝的大反派森姆積遜吐完一斗血從高台摔了下來,看樣子死唔斷氣,硬要道出臨死前的金句,但那新一代的京士民(Kingman)止住了他,曰:此非彼電影;於是積遜大叔慳番啖氣,死而瞑目。

馬菲禾恩就是不一樣,此非彼電影,正是他一直以來的創作信念。

馬菲禾恩雖然沒有把積遜臨終呈上,省了編劇最後抖出來的金句,但他的片尾甜品背叛了他,原來他也是個金句控。那個新一代的京士民重返師父懲奸的破酒館,遇上了同一班二打六,他手擎黑雨遮,拉上了窗椽的布幔,準備大開殺戒,到頭來還是唸出了師父教過他的金句:作風即人。

是的,作風即人,作風也即是電影。

《解碼遊戲》的得獎編劇塞錢入我們袋:保持怪雞;保持不同。其實馬菲禾恩早就實行了,也許看多了他的電影,也有彼電影的感覺,下一步,就等待他拍攝此非此非彼電影以至此非此非此非彼電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