湊個數說岳


城中有一位愛國律師說岳,他甘於做個愛國擦鞋仔云云……這招起了少壯派的異議,大家忽然關注起歷史來了。

愛國律師引了兩段童叟皆知的所謂歷史,其一是岳飛背脊刻了精忠報國這四個字,但另一說法是盡忠報國,到底是精是盡?可這事從未見諸史書,顯然是後世戲曲的老作。假若岳帥翻生,敢信他會主張去掉前兩字,這一來他會受少好多針呢。

再說十二道金牌召岳飛,你要明白中文的習氣,一旦述及數字,認真你就輸了。李義山說:錦瑟無端五十弦(有咁多?);又如,李太白說:飛流直下三千尺(信至奇?),所謂十二道金牌,其實也不是真金,那是古之速遞的最高級別吧了。

可見真相擺在戲曲面前,從來都是弱勢。

愛國律師把戲曲當歷史,這也罷了;更有趣者,大陸當局已宣布:岳飛不算民族英雄(哪有吃少數民族的肉者能稱英雄的)!何況中華民族又豈止你華夏人?這時勢最怕擦錯鞋,睇路呀。

少壯派反駁說:「惡」(岳字的正音已成異讀啦,吾從眾)飛不是擦鞋仔,「惡」飛是當時最大的「勇武」派。翻翻宋史吧,勇武何其多!「惡」飛和韓世忠不說,隨口講還有吳玠、吳璘、劉錡和虞允文……《中興十二處戰功》處處都有勇武遺迹,但偏偏「惡」飛一處皆無,這說明最勇武者並非惡飛,更說明惡飛在朝廷是沒有位置的。

讀宋史,你會問自己,這麼打還用退守杭州嗎?早打回東京(北宋首府)去了。就像現在看大陸抗日劇,這麼打早就佔領東京去了,還用八年抗戰?

可見歷史不過是任人打扮的洋娃娃,我在這兒就湊個數說說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