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看黑木華


本來打算追看最近受到熱捧的日劇《天皇的御廚》,卻一頭誤闖《東京小屋》,都是黑木華有份演出的,那就先看小屋吧。

導演山田洋次照例波濤不驚,即便故事始於南京大屠殺的那年,戲中人也順道提及東京百貨公司為此而大減價,以示慶祝吧了。黑木華所演的女傭所關心的也無非是主人家的飲食和庶務,管這個國家已押上了喪盡天良的不歸路。

日本的反戰電影不外兩種,一種以市川昆為首的《緬甸豎琴》,虔誠地釋出不堪回首的懊悔,受害者何止是鐵蹄過處的生靈,施虐者其實也飽受煎熬。另一種則以今村昌平為首,敢於戳破聖戰的假面,嬉笑怒罵。前者委婉;後者潑辣,兩個都是我喜歡的導演,但說到對於這段歷史的反思,我現在更垂青於山田洋次,用小確幸(小而確定的幸福)去反托大不幸,謝絕青筋暴現。

仇恨到了極點,年久月遠也無非是漠然,廣島在原爆後的慘象竟不若我看見此片中紅瓦小屋的坍塌更來得淒悒些……末了,偌大的窗扉再度打開,松隆子和黑木華佇立望遠,洵美且異……我明白到自己開始中「毒」,算了,就因為松隆子和黑木華,以後再不和你GA頭算舊帳。

松隆子在《四月物語》裏的出塵演出我領略過了,黑木華倒是初見,的確是新一代的大和撫子(國民淑女), 貴為去年的柏林影后並非撞彩,那份並不逼人的美麗只能追溯到原節子。

好了,接下來要去看《天皇的御廚》,雖然我不同意這個戲名的翻譯,天皇是日人的叫法,我們叫他做日皇呀,此故這戲譯作御廚便得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