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頭見綠燈


荷蘭政府近頃把紅綠燈安裝在斑馬線前的地面,這一來,忙不迭邊行邊睇機的路人遂得以低頭見綠燈,安然過渡。荷蘭真是個體恤民情的國家,反正低頭睇機一如娼妓、毒品,既是無法禁止,不如設法配合,其實人民不用教化,順民者昌。設想香港也有樣學樣,卻肯定被人迎頭拍磚,這不如同鼓勵人們低頭睇機嗎?試想我們的孩子已有多久沒有抬頭看天了?是的,要一個人乖乖的甩掉戴嚴的帽子並不靠凜烈的北風而是溫熱的陽光,把紅綠燈安在地面,這叫便宜行事,甚或用上一個近頃人人掛在嘴邊的生詞:「亞魔鬼」,既然魔鬼是不可辟易的,那就兩害擇其輕,我們以後過馬路改為低頭看燈便是。引伸下來,香港近日的困局不也正是如此?大家索性低頭睇機,早就不見頂上的月亮了。記得從前讀毛姆的《月亮與六便士》,粗淺地認定低頭只見地上的六便士而錯過遠大皎潔的月亮,那是何等庸俗的事,所以我老提醒自己,行路要抬頭望月,地上有錢都不要執,致使平生未能脫貧,都是毛姆害的。如今我習慣低頭睇機過馬路,早就不識月亮何皎皎了,復因眼不離屏,連人們丟在地上發出反光的大銀也錯過,既失月亮,復失大銀,這才是雙失呢!

低頭見綠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