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恨黃禍


法國漫畫藝術不斷有新意。繼《查理周刊》挑戰伊斯蘭世界之後,另一本法國漫畫雜誌,則以黃禍為主題。封面漫畫是中國人佔領街頭的即景。

漫畫畫面顯示,一個法國乞丐坐在唐人餐館外行乞,掛一幅招牌,上畫「我餓」兩字。一名法國人力車伕,衣衫襤褸,滿頭大汗,在為一個中國暴發戶、滿身歐洲名牌的土豪賣力推車。這條貌似巴黎的街景,已經充斥簡體字的中國招牌。此一漫畫受到議論,緊接《查理》諷刺先知,幾乎同時出現,反映了法國人心除了中東,對中國也有強烈的排斥。

中國資金大舉進軍海外,中國人崇洋,除了戀慕英美,法國因為多時裝名牌,法蘭西也是中國人流口水傾慕的對象。

法國人也渴求中國熱錢。法國土魯斯機場部分股份已經賣給中國,一度引起法國輿論抗議,因為土魯斯是空中巴士總部所在。中國資金進來,土魯斯機場停泊空中巴士新飛機很多,飛機設計工程圖樣與其他電子機密,容易落入中國人之手。

法國汽車雪鐵龍,已經由中國資金擁有。波爾多葡萄園則由中國老闆擁有多座,並派來中國人管理。許多波爾多葡萄園僱用當地的葡萄釀酒師。釀酒師是法國人,與中國新老闆發生「文化衝突」:因為中國人想揠苗助長,不理會每年氣候雨水量,叫法國葡萄農夫拚命向葡萄灌水,希望提高生產量。法國人抗議:葡萄酒之值錢,正因為聽憑天意。那一年雨水多,稱為佳釀年份;那一年雨水少,收成差,則裝瓶出口額少一點,這樣才能保障品牌兼令葡萄酒成為高價品。

但是中國老闆聲稱:北京上海有大把會所,對紅酒銷求極為殷切。哪一年好,哪一年不好,中國豪客喝不出來,他們只要酒瓶上的法文招牌紙就夠了。

黃禍論源自俄國人巴枯寧,他是無政府主義者。一八七三年,巴枯寧第一個指出:中國是由東方威脅俄國的危險國家,而且會侵佔西伯利亞,繼而向歐洲和世界移民擴張。巴枯寧是中國作家巴金的偶像。巴金的這個「巴」字,正是為了紀念偶像而取名。

法國人看見滿街的中國土豪,覺得他們破壞了唯美的社會安寧。早在七十年代,有一齣法國電影,預告中國人佔領巴黎,解放軍登上鐵塔,揮動毛語錄,下令巴黎人排隊搬磚頭。

中國資本想收購英國足球隊,也想買西班牙的火腿。前年,西班牙媒體以「中國豬」為大標題形容中國移民。大量伊斯蘭少數族裔由北非湧入,加上中國資本,雖然中國人不會亂放炸彈,但愈來愈多歐洲人認為:伊斯蘭恐怖分子是心臟病和中風,而中國資本和黃禍則是慢性的癌症。

但是話說回來,是西方民間二十年前開始自己喜歡購買中國產品而引起這一切。廣東話俗語說得好:「牛唔飲水唔撳得牛頭低」。中國從來沒有用槍迫法國人買中國T恤牛仔褲,同樣也沒有用槍迫你出售土魯斯機場股份,就像當年北平沈崇的所謂的「美軍強姦案」,證實是你情我願。

一切皆是金錢在作祟施蠱。中共不喜歡美國,但喜歡錢。法國歐洲當然也鄙視喧嘩無禮的中國人,但是也喜歡錢。錢也像中國人一樣,湧進來時不排隊,嘩哩嘩啦的,但是你不會介意金錢的侵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