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劍親英一條心


梁特首女兒齊昕,因在Facebook批判父母,轉眼又說爸爸是好人,令社會十分困惑,但也深受年輕人歡迎,封為「女神」。

歷任香港總督一百五十多年,也一樣一家人住港督府,沒有一個的子女如此行為戲劇化兼色彩豐富。前港督衛奕信的兩個兒子,皆英俊小生。前末代港督彭定康的三個千金,更是美麗端莊、儀容得體。設想那時,有哪個港督的女兒,發表公開信,指控父親是英帝國主義侵略勢力的代表,港督一定會被英國政府撤換。

平心而論,梁特的三個兒女,另外兩個很沉靜,只有這一個是所謂Black Sheep In The Family。因為在家庭倫理之中,西方有所謂The Second Son Syndrome之說。第二個兒子最難教:英女王的次子安德魯也一度是麻煩人物,在加拿大讀書時頑皮不受紀律,拿水喉在學校亂噴,最近還被爆出涉嫌與未成年少女有不乾淨行為,雖然安德魯是三個兒子之中,長相最好的一位。

查理斯王儲的次子哈里,也是麻煩人物,曾穿著納粹圖徽的T恤,在酒吧飲酒買醉。第二個兒子一般覺得不受重視,因為父母對第一胎比較好奇,付出太多關愛。一般父母,在生第二個兒子時,做父親的已經專注於創業賺錢,第二胎出現時的驚喜感相對沖淡。相反,第二個子女成長時,有阿哥的陰影,心靈比誰都敏感。

齊昕在臉書上爆父母管束甚嚴,她交往的朋友,父母一定要問過是不是牛津劍橋。可憐天下父母心,誰不希望子女躋身上流社會?齊昕講了老實話,原來梁振英的眼中,就算胡錦濤的兒子也不配做齊昕的朋友,因為那個胡二代只是清華大學畢業。

只是除了牛津劍橋,愛丁堡大學、聖安德魯大學、倫敦大學、巴黎沙邦、瑞士蘇黎世也是第一流學府,不知有沒有與梁千金交往的資格?香港大學校長馬斐森來香港前,曾經是布列斯托大學醫學教授,並非聘自牛劍,以梁氏家族的標準,出任港大,可能矮一截了,雖然梁振英本人,亦只布列斯托理工學院畢業的,不是牛津劍橋。

由此可見,父母對女兒說真心話時,一定是疼愛的。在梁特夫婦的眼中,只有英國的牛津劍橋最有公信力,品牌最高。復旦、北大、中山大學,都可以靠邊站。下次如果見到梁特首訪問上海,參觀復旦大學時,對師生交談一張笑臉,香港人也就心中有數了。當然中國政府看了齊昕的臉書,未來幾年,肯定也會照顧香港特首的品味,去大陸述職,不會再安排特首參觀任何中國大陸的大學了。

牛津劍橋近年的學術表現,也受到質疑。有英國記者到哈佛採訪,發現哈佛大學宿舍平時夜晚十點多鐘乃是燈火通明,回到牛津劍橋一看,宿舍和院舍晚上一片漆黑。結論是美國哈佛的學生,比牛津劍橋都用功。

不過人望高處,水望低流,關起門來的梁振英,對子女的教誨是最真確的。將來塵埃落定,或許梁振英特首出版一冊《振英家書》,香港人會對這位慈父印象改觀:原來他的內心對西方文化的嚮往,對英國名牌的追求,與七百萬人一條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