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粵翻譯


Google決定推出「粵語自動翻譯」。這是在白話中文之外,開拓的另一種華文。許多英文,如果直接譯成廣東話,實在無從入手,例如I Love You Honey。嶺南食物之中,蜜糖從來不流行,也不見香港人以蜜糖形容心愛的女人。男女打得火熱,有「煙韌」者,但I Love You Honey不可能直譯為「我好愛你,蜜糖」。

但是英文有的俗語,卻可以譯成傳神的粵語。例如滂沱大雨,英文又稱It Rains Cats And Dogs,廣東話當然不會說「落貓落狗」,而是有一句現成,叫做「落狗屎」。那麼粵語的「落狗屎」又不可以直譯為It Rains Dogs Shit。而英文裏的Bull Shit卻又指「胡言亂語」。

廣東話的「牛屎」,指鄉下人沒有教養,或黑社會人物的外號。七十年代,就有一種街頭流氓,叫做「牛屎飛」—這個口語,一聽腦海中就有鮮活的人物形象,一頭長亂髮、嘴角咬一根香煙、不剃鬍子、一件關刀領舊恤衫,拖一雙人字膠拖,這就是「牛屎飛」了。在英國社會,沒有這種形象的流氓。

中英人的翻譯,嚴格來說是不可能的。像普通話的「牛B」,英文可以說是Aggressive,但北京話裏的牛B,卻不只Aggressive之簡單:牛B又名牛的迫,北京土話,指一個男人特別粗魯,做事或喧嘩講話,不顧別人觀感,也不理社會效應。大陸的網絡,許多五毛極左分子,張口閉口就將異見者說打為漢奸、洋奴,這種姿態就要「牛迫」。在海洋公園排隊打尖,遭到其他人勸喻,不自檢點,反破口大罵,這叫做「牛迫」。

但是中國當下的牛迫,有一個大前提:再牛迫也不敢衝公安、城管、解放軍牛迫。中國的牛迫是有條件的,即在一個言論異見高壓的專制社會,除了表達政見之外,發洩社會壓力和不滿,對無辜人,尤其是百姓或婦女的無禮行為。

這樣的文化感覺,又怎樣譯為英文呢?英文的Thug接近牛迫的意思。然而,牛迫又沒有Thug的那股邪惡味。英語世界沒有專制高壓感,這些特別的中國詞,自然也沒有英譯。

據說日語裏,沒有廣東話「求求其其」的翻譯。因為日本人做事重細節,很認真,沒有「求其」的概念。指摘人不盡心盡力,做事馬虎的說法是有的,但沒有廣東人沒氣地那句「求其啦」、「是旦啦」,毫無主見,得過且過,這不是日本人的文化作風。

Google推出粵語翻譯,對世界也是好事。許多外國人來中國旅行或暫時定居,很容易學得一口北京話。但越過長江,進入嶺南,還是發現廣東話複雜十倍,而且妙趣橫生。

七十年代,許多英國警司幫辦,倒是粵語流利,他們在油尖旺向店舖和攤販收片,不懂得幾句廣東話,貪污沒有那麼順利。一九七五年,繼葛柏之後,另一個英國警司韓德,也被麥理浩政府以貪污案論處。韓德接受當時的無訪問,一口廣東話:「佢拉唔到人,就搵我來點檔。」所謂「點檔」就是「頂檔」的意思,但發音不準,一時引為笑談。「點檔」成為香港低下階層的流行語。韓德被判入獄,早已釋放,後來到了西班牙逍遙,今日不知尚健在否。

英國撤出殖民地,其中一項損失,是粵語文化比起以前,難以通過香港,在英國登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