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遊里斯本


上次來葡萄牙里斯本已近三十年前。當年葡國尚未加入歐盟,屬於歐洲第三世界國家。里斯本的市容與四十年代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差不多。滿街失修的破舊房子,別有一股時光倒流的風味。

今日里斯本泊了歐盟這個大碼頭,由於十年八載有大量公家補貼,馬路開闊了,天橋和高速公路網也建起來了。當然,舊房子都沒有拆,但都像澳門一樣,重新油漆,一座紅一座綠,煥然一新,有沒有戰後的古意,這就見仁見智了。

電影《里斯本夜車》,是近年以里斯本為背景的浪漫電影,謝洛美艾朗斯主演,以一九七四年改變為背景,此片之中的里斯本拍得淒美,香港卻沒有發行上映。看了這齣戲而來里斯本尋夢的人或會失望,因為里斯本在農曆年期間,市中心竟然有喧吵的舞獅。

只需帶進來五十萬歐羅,買一棟房子成為業主,即刻可以成為歐盟永久居民。對此歐洲極有意見。因為一旦取得歐洲永久居留權,就可以跨境流,包括渡海去更加繁盛的英國。歐盟認為五十萬歐羅門檻太低,葡萄牙準備加倍。

然而葡國不如德法和英國,相對之下缺乏吸引資本的綜合國力。法國有紅酒香水和時裝名牌,德國有電子科技和平治寶馬,英國不用說,只BBC一齣《唐頓莊園》劇集加電影《解碼遊戲》全球發行,利潤甚豐,進貢極大。葡萄牙沒有科技產品,也沒有名牌,只有新鮮的蔬果,一櫃櫃運到中國卻又年代久遠,除了直接向中國移民要現金,尚有何其他生計?

因此今年農曆新年,里斯本市中心廣場張燈結綵,一片紅旗,原來是慶祝農曆羊年。試想,如果巴黎的協和廣場和倫敦的特拉法加廣場,也將心臟地帶剖開來,開放給唐人街舞龍舞獅舞麒麟,還有一幫大媽拿花球跳陝北舞,英法兩國政府會批准否?

這就是經濟的現實了。英法今年都慶賀農曆新年,威廉王子去中國,查理斯王儲親自去唐人街,但唐寧街十號還不會有首相跑出來,用半鹹不淡的普通話向十四億人拜年。十年之後會不會「包容」到這個程度,還不知道,至少現在不會。

里斯本的美食別成一格,雖無法國的精緻,但中西兼具大西洋和地中海兩大水域的優秀水脈,海鮮別具特色。龍蝦、皇帝蟹、魚蝦等大西洋地中海交匯之處,正逢太陽西下,沉在地平線的一方,就在葡萄牙這個天涯海角,所以陰陽際會沖積出來的味道,比起法國南部卻又是另一番清甘。

里斯本有一座佐治古堡,是五百年前所建,石牆、古炮、高山形勢與澳門的松山炮台一樣。來到里斯本,一切似曾相識,原來澳門舊城的風情格局,完全是里斯本的蚊型山寨版,包括澳門議事廳前一片空地,那些黑白螺旋形的瓷磚圖案,在里斯本也有。

Like Father, Like Son。香港有英國味,澳門四百多年,葡萄牙人留下的地中海體味,肉腸加馬加休非洲雞,還有一海黃金的夕陽,竟然也一樣濃烈。縱橫四海,旅行要有感受和思考,葡萄牙無辜失去了澳門,終究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