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的第一個政府


今年是很多世界大事的周年紀念: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七十周年、邱吉爾逝世五十周年、英國大憲章簽署八百周年。對於世界文明,今年許多有心人會分外沉思。

聖保羅男女中學創校整整一世紀,今年也是一百周年大慶。

「十年樹木,百年樹人」這句舊話,由聖保羅這家人人爭報名的第一名校來詮釋,就不一樣了。

在香港,「聖保羅校友」自成一個階級:周梁淑怡、李國能、劉遵義、關正傑、林敏驄(排名不分先後),久不久就會見報。二十年來,許多政黨聲名狼藉,唯「聖保羅校友」這個名牌,像英國王室一樣歷久不衰。這是前校長羅怡基的功業。

聖保羅誕生的時候,中華民國只有四歲,二千年的帝制才剛推翻,中國百廢待興,封建帝王時代過去了,奴婢制度正式結束,中國在孫中山的領導下,民國革命成功,厲行五族共和,走上民主憲政之路。

聖保羅在這個時代創辦,正值基督教精神在中國發揚而豐收的季節。自一八四○年以來,西方宗教文明隨傳教士東來。馬禮遜、李提摩太,還有美國長老會和英國聖公會,相繼在珠江口岸外香海一角,留下了足。聖保羅以「信、望、愛」三大基督教精神理念創校。但旋不久中國陷入內戰,雖然蔣中正先生的國民政府北伐成功,但中國內亂加劇,未幾不幸日本侵華,國難一波接一波,捲蓋中華大地,人民也一代連一代陷入危困和痛苦。信望愛就像苦海的一柱明燈了。

聖保羅中學校政嚴謹,成長的軌,是和中國的國運挫折和民主危難連為一體的,所謂與香港共同呼吸。太平洋戰爭、一九四九年中國大陸政權變逆、一九六二年中國大饑荒的逃亡潮、文化大革命引起的暴動、七十年代香港政府建構香港本土經濟繁榮和人文復興的精神,繼而八十年代居安迎危,香港社會在動盪中求存,在挫折中發展,聖保羅成長為第一流的精英名校,協助香港政府,為香港造就了三代道德知識人才。聖保羅是香港和中國大地根植的一株松柏,校本枝繁葉茂,校友在各行業,果實纍纍。世紀香江風雲,百載聖保羅成長,珠江的落日,維港的朝霞,聖保羅與香港人迎風破浪。

未來的新世紀,世界充滿機會和挑戰,中國面臨挑戰,香港在世界潮流和中國的改革巨變之中,香港有如兩大輪軸之間的一個小齒輪,未來的命運也取決於世界的變局和中國的進步。過去一百年,聖保羅克難順變,歷代師生校長衷誠合作,以理性的態度、穩健的步伐、堅毅的意志、感恩的情懷,走過了萬水千山,未來亦當秉承百年精神,為香港繼續培養人才精英的紅血球,投入中國和世界的血液文明大循環之中。環顧中國大陸,有許多「重點中學」,只廣東省,已經沒有一家與聖保羅相稱。難怪大陸家長紛紛想將子女搞出來。

聖保羅成立的時候,第一次世界大戰方殷,鐵達尼號沉沒了只有兩年,袁世凱代任總統,山河迷亂,中國的知識分子不因改朝換代而歡慶,反而在國運勢情的十字街頭,迷茫惶惑。聖保羅百年前在這樣的時刻誕生,正如英國作家狄更斯在小說《雙城記》的開卷名篇裏指出:「這是最好的時代,這是最壞的時代,這是希望之春,這是失望之冬,世人面前豐盛紛陳,世人卻一無所有。」聖保羅就是香港,而香港的良心和道德,即在麥當奴道這座紅磚房舍。聖保羅學生不一定都如奧巴馬一樣有口才魅力,卻默默工作,必令人覺得可靠。香港開埠一百六十年,從前做得到的事,今日的政府做不到了,而聖保羅,是另一個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