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學無歧視


一批美國「亞裔團體」,指控哈佛大學「種族歧視」。

這批以中國大陸留學生和行政人員為主、操普通話的華裔人士聲稱,哈佛對不同種族,使用不同標準。一個來自加州的王姓學生說,SAT成績二千二百三十分,卻慘遭名牌大學拒諸門外:「當他們認為你是亞裔美國人,他們對你有更高要求,但是我無法改變我的血統。」

這位王先生說得對。閣下是華人,而且來自中國大陸,美國名牌大學當然對閣下有更高的要求。因為中國人自己宣傳:培養小孩填鴨教育特別嚴格,舉世無雙,小孩三歲已經學鋼琴,說英語,因為中國人絕對不會「輸在起跑線」,以此沾沾自喜,而且推出「虎媽」典範,流行全美國。

中國學生在龍爸虎媽的督導下—除虎媽外,還有腰纏萬貫、身家許多來歷不明的龍爸,也是所謂亞裔學生,成績標青保證—久而久之,美國民間造成一種形象,確是華人比其他種裔更為成績優秀。美國是一個多元種族的大熔爐,每年學額有限,其他種裔的新移民也多,多給幾個中國人,其他黑人、墨西哥人、韓國人等子弟就相應減少。這些自稱「亞裔」的華人,是不是可以將眼光擴大一些:印度、馬來西亞、菲律賓、韓國的學生,也屬於亞裔,但中國人在美留學,超過三十萬人。

英美大學沒有種族歧視這回事,一切皆是無理取鬧。不但沒有,而且由七八十年代左翼思想抬頭,亞洲和非洲裔的學生,制定配額,入學標準低於本地白人者,為了顯示平等,還可以享受入學低標準,額外取錄。過去十年,中國大陸去美國留學的中學生不斷上升。三年前全國七百人不到,今日在美國讀中學的留學生,中國小孩已經多達二萬八千人。人流不斷湧過來,連香港的廣東道和時代廣場也空間有限,何況哈佛耶魯。哈佛招收亞裔學生,紀錄良好。十年來,由百分之十七增加到百分之二十一。此一增長,為平衡非洲、拉丁美洲、大洋洲留學生利益,相當公道。

美國長春藤大學,哪來種族歧視?簡直笑話。胡適、冰心、丁肇中、李政道、崔錡,無數傑出精英,都是美國長春藤大學培養。台灣總統李登輝,也是康乃爾大學的農業博士。這些亞洲精英,能夠上位,成為精神和政界領袖,沒有一個說美國的大學歧視過他們。相反,如香港的地產大亨胡應湘,都向普林斯頓大學不斷捐贈巨款。你會捐款給一家曾經種族歧視過你的「母校」嗎?

請這些所謂「亞裔」,實際上以強國人為主的大學生想一想,不要霸道。美國講法律,人權平等也寫在憲法裏。美國資源有限,對於持綠卡者、持美國護照者、持旅遊簽證者、持留學簽證者,以及非法入境者,當然分等級對待。香港的新移民未居住滿七年,也沒有投票權。梁振英政府不也明正言順「歧視」新移民?

何況一個國家開設的大學,主要為本國培養人才,沒有欠哪個外國的教育債。美國已經十分慷慨,文明帝國,門戶開放,接納世界精英,但不等於任何一個外國—特別是在本國鼓吹反美仇恨情緒的人—來到美國,卻可以大模廝樣如入無人之境。

美國和加拿大最近分別向中國的投資移民「雙落閘」,宣示「有錢不是大晒」,我們需要的是對西方文明價值觀深切認同的人,不也憂一批中國人說要控告加拿大政府嗎?儘管告好了。勝訴的機會遠遠低過在北京上訪、遞請願信、也狀告這個那個的外地農民。

這批「亞裔學生團體」召開記者會,人頭湧湧,種族清一色,皆多炎黃子孫。伊朗、沙地阿拉伯、印尼、越南亦皆亞洲國家,記者會上沒見到一個這些同為亞裔的人,力竭聲嘶,聲討美國。在大學受教育,基本要義,就要講邏輯、講常識、講道德。美國的大學不同中國,沒有書記領導,美國人做事秉持真實和誠信。假大空吹水、顛倒黑白的一套在亞洲的獨裁國家行得通,在美國雖然也暫時學得「聲大夾惡」,但遲早會撞板。

美國人不是傻瓜,讓你「兇」兩下,人家會查法律和數據,看你有沒有證據。一旦發現閣下亂來,美國人不作聲,就會慢慢應對。今日的美國,不是十九世紀末賣豬仔的時代,看見中國人就當築鐵路的苦力,在碼頭喝罵兩句踢屁股。二十一世紀,世界進步,禍害無門,唯人自招。所謂種族歧視,今日世界,要記住中國儒家一句古訓,叫做「人必自侮而後人侮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