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宿學校校長一席話


英國著名的貴族學校伊頓公學,校長公開抨擊英國的中學考試制度。

伊頓公學校長名叫黎都(Tony Little)—英國人的姓氏很奇怪,有姓「小」的,但這位先生是英國第一大歷史名校的校長,你敢說他小嗎?—公開抨擊:我們寄宿學校的教師充滿想像力、創造力,將每一課的知識用趣味和博學的角度來教,學生上課津津有味,但到了政府的考試制度,教師卻要學生將學過的知識化為考試制度需要的標準答案。

黎都說:我們私立學校已經盡了本分,需要改革的是中學考試制度,也就GCSE。

這番話出自名校校長之口,自然有權威。這位校長指出:英國的中學考試,是為大學取錄學生方便而設的。考試制定的標準答案,將知識和學問規限得死死的。學生在課堂上笑聲震天,思想自由,教師教得幽默,而且令學生由不同的角度觀察世界,思考人生,還配合課餘活動像欖球和軍訓。學到這一切,最後卻要坐下來,像亞洲人一樣臣服於一個僵硬的考試制度。

黎都的批評,許多亞洲的家長不會明白。英國的制度時時會出錯,但重要的是不斷會有智者提出批評,造成輿論壓力,讓政府改正。這些智者要有眼光,見人所不能見,像這位中學校長發出的言論,香港一百五十年來從來沒有過。英國公立校長受制於名牌大學的取錄制度,這是校長提出的問題。但大學的取錄是一種官僚制度。首先,大學不可能像寄宿學校老師一樣,了解每一個學生性格獨特可愛之處。進門檻的第一關,只有很不幸地倚賴於每一科成績的級數。一考十個A的,自然獲得垂青,比起六個A、兩個B、兩個C,但在學校又展示出辯才、領袖性格、個人魅力、演技,大學取錄當然以十A那個佔優。

一個人的表現能不能量化而評估,英國的中學制度已經有其他參考標準,如讓學生自己寫一份個人宣言,或學校對學生能力的保薦書。這兩點本來很重要,但近年由於大學取錄的官僚化,逐漸偏重於ABCD的考試級數。伊頓校長忍無可忍。但是在亞洲國家,包括香港,以成績高取錄學生,一百幾十年來都理所當然,所以香港的官僚精英,個個都有「辦事效率」,但沒有個性和主見。即使就政治問題開口講話,有識之士,一聽就容易發笑,不是容易思想偏激,就是受更高的政治宣傳洗腦。但看他們早年的學歷,一點問題也沒有,全部是九優專才。

伊頓公學的校友出過共十九位首相,包括現在的卡梅倫,還有皇親國戚無數,像今日的哈里王子。在香港,大律師對政改發表專業的高見,中國政府當他放狗屁,但英國尊重知識分子,伊頓公學校長的批評,剛連任了的伊頓校友、牛津畢業生兼英國首相卡梅倫和他的內閣卻不可不理會。

這就是自由與獨裁最大的分別。在一個成熟的自由國家,決策的錯誤可以由言論自由來矯正和監督。而言論自由卻由像伊頓公學校長這種高尚而優雅的社會領袖來行使,這就保證民主制度的過程不斷檢討和更新。中國每年有許多黨官家長爭將子女送去英國,他們想子女學到什麼?問問這些暴發的中國人,他們腦海空白一片,只知道英國好、美國好。這種家長除了向英國寄宿學校進貢學費,並無貢獻,最終而帶來損害,因為他們會令英國的寄宿學校淪為三等的唐人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