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西洋佛緣


一九九七年香港主權移交,何東家族淡出香港。主要的後人何鴻毅先生雖隱居北美,但名下的家族基金會一直倡導文化事業,尤其在西方國家推廣古老的中國佛教藝術。

這次在加州洛杉磯世界聞名的蓋堤博物館,何先生有面子,協調各方,展出由大英博物館和圖書館、法國國家圖書館借出的許多價值連城的畫作和手稿,呈現古代敦煌石窟寺的藝術風格和佛教形象。

當年敦煌的王道士將藏經閣的手卷低價賣給法國考古學家伯希和。哪知道錯有錯着,伯希和將大量珍品及早轉移法國,珍藏在政府名下的博物館,得以妥善保存,逃過以後的「文化大革命」。

其中包括世上紀錄最早的完整印刷書籍金剛經,由梵文原稿翻譯過來,現在倫敦大英圖書館所藏。金剛經古本從來沒有公開在美國展出過,英國人小心翼翼秘藏在大英博物館的地庫,這次連同其他珍品運到加州,是因為何鴻毅家族的歷史。

何鴻毅先生主持,曾在倫敦的阿爾拔維多利亞博物館展出佛像,多倫多皇家安大略博物館也辦過一次。何東生前與一個佛字有緣,不但跑馬地山光道的東蓮覺苑最近修葺一新,我最近參觀過一次,但覺一陣古典風味撲鼻而來:太平洋戰爭時代,這裏是許多民國聞人藏身避居的地點,包括女詞人呂碧城。繞過半個地球,在加州重現何氏家族的一股佛香,東接跑馬地的亭台廊柱,這一路蓮花就似香繞了一世紀和一個太平洋。這就是善緣。

蓋堤博物館展覽的是中國絲綢之路的佛教藝術。今日的「一帶一路」也因為絲綢之路靈感所得;講的是商業和貿易,即一個錢字,企圖令世界從金錢味道中喜歡中國。

但是兩千多年前,這條路上風景卻不一樣。除了瓷器和茶葉的駱駝隊,還有一路西行的佛教藝術。敦煌的莫高窟,今日還有蓋堤博物館的專家在中國協助,防止風沙的侵蝕。美中關係不論如何緊張,藝術總是超然於政治,沒有何氏家族從中穿針引線,這風沙一帶、慈顏一露,今日也沒有展現得如此清晰。

何鴻毅先生一頭白髮,精神健旺。我在酒店與這位前輩共進早餐,告訴他香港的「東城」(East Town)對社會文化影響巨大:所謂東城,是指駱克道近金鐘那一截由東城戲院到工商日報大廈。我小時候放學,背書包步行到那裏的小童群益會打書釘,有時還到東城戲院看一場電影:史丹利克藍瑪的《瘋狂世界》、查理士布朗臣的《十二金剛》,還有《坦克大決戰》都是在東城戲院看的。

還有一家台灣集成圖書公司開在東城戲院的對面,出售「王雲五」的知識文庫。至於尖沙咀的東英大廈,四個大字,由黨國元老張群老先生所題,顯示何鴻毅先生的尊翁何世禮將軍與中華民國黨國耆英的一段深交。

何世禮先生留學美國讀軍事,是東北張學良的部下,由於精通英文,與宋美齡談得來,蔣介石卻未免有所忌。但老總統退守草山之後,從前在大陸的隔閡也得以冰釋。何鴻毅少年時與父親到台北,住在日月潭,蔣總統夫婦的總統行館,蔣介石養了一條大狼狗,頗有軍人之姿。

三星期前我剛去過日月潭,總統行館早已變成對外開放的酒店。蔡英文剛上台,大陸抵制台灣旅遊,湖上的觀光船空蕩一片,倒也清靜。

九十年代初,中共將瀋陽的東北工學院重新復名為東北大學,請創辦人張學良回國。張學良至死不從,中共又邀請何世禮。何世禮請示張學良,張學良說:你去一趟也好。於是何世禮就去了一次主持開幕,回香港後未幾即逝世。

何氏家族的財產至今基本散佈北美,比李嘉誠先「全球化」一步。一回頭,歷史的軌都是一樣的,七十年過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