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人現場很正常


美國狂人總統時時被美國主流媒體指私通俄國。特朗普不忿,在記者會與記者舌戰,說美國的主流媒體時時撒謊。

如果不帶偏見,特朗普此一指控沒有錯。說他與俄國私通,很嚴重的證明,需要證據。

譬如指在酒店與妓女有染,是不是被偷拍照片?如果是,為何沒有公布?如果說普京扣留着這批照片以作勒索,也要有「照片被俄羅斯扣留」這方面的證據,例如一紙手令,又例如底片被神通廣大的記者先偷出來,搶先曝光。

半點事實基礎也沒有,即捕風捉影,散播全球,難怪特朗普光火。偏偏在美國,總統不可以告報紙誹謗,而且是全國所有的主流傳媒。前共和黨總統候選人麥凱恩說要維護新聞自由,完全「九唔搭八」。新聞自由不包括誹謗,照麥凱恩的意思,美國應同時撤銷傳媒誹謗的條例。

左派的思想走火入魔,特朗普上台一個月,暴露了左派的荒謬。記者會的氣氛並不火爆,一個鐘頭零十七分鐘的片段,在網上可以看到,但記者被抨擊之後,採取報復,用上Rant and Rave, Blast, Attack這樣的有暴力和情緒色彩的字眼,好像特朗普在現場與記者大吵大鬧翻桌子,但你看了片段就知不是事實,即使在舌戰,氣氛輕鬆,特朗普面帶笑容,記者也嘻哈回應。

網上此一記者招待會,美國網民的留言,九成一面倒大讚特朗普是英雄,這又與在遠東這邊看了外電報道得到的印象不同。香港人和亞洲人認識的美國,在東西部幾個大城市:紐約、洛杉磯、波士頓加三藩市。連邁亞米和鹽湖城也沒有認識,更遑論鳳凰城和丹佛。當年甘迺迪就在丹佛遇刺,因為丹佛人口保守,支持共和黨,這一天他要競選拉票,坐開篷車去丹佛,是為了證明丹佛也有民主黨的支持者。他的下僚勸他不要去,認為有如深入虎穴,但甘迺迪不聽,結果命喪德薩斯州。

中國人認識的美國為何限於東西岸幾個城市?答案很簡單,因為去美國總聚居在中國人多的地方。紐約的唐人街完全不是美國,是三十年代一個又髒又亂的華南城市。美國文化寬容,你聚居沒有人理你,甚至可以申請建立中國式的牌坊,中國招牌,字體巨大,完全不理會周圍的環境美學。但久而久之,色彩庸俗的唐人街,反而成為獵奇的異類文化。荷李活電影近年文藝小品,男女約會,多了在唐人街進餐,女主角Anne Hathaway 之類可以叫一碗雲吞麵,拿筷子進餐。

美國人的寬容進步,不等於其他人的長進。英國有二千多間清真寺,令英國人不安。唐人街是二十世紀的過時產物,中國人的下一代如果能融入主流社會,都不願意返回唐人街這個小小的「祖國」。此一數典忘祖,其實是華人下一代在美國的進步。

美國華人幸運之處,是今日西方最大的敵人是伊斯蘭國,尚未至於是中國。中國可以贏取時間,繼續膨脹,但如果有一天,伊斯蘭國的問題解決了之後如何?黃禍的歷史記憶就會破土而出。在這方面其實正在發生,希望僑居外國的香港好自為之。

狂人現場很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