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欺負韓國人


中國剛與日本翻臉,跟着「薩德導彈系統」由美國佈置,不敢欺凌美國,隨即又與韓國鬥翻,全線封殺大陸的韓國樂天超級市場,還抵制去韓國旅遊。

韓國這個國家很奇怪:民族性極之現實,即廣東人所說的「見高拜、見低踩」,但同時又有一股驃悍之氣。韓國做過日本和中國的殖民地和朝貢國,有如歐洲的波蘭夾在俄羅斯和普魯士之間,時時遭受侵略和宰割。這樣的夾縫國家,幾百年得以生存,一定要有一套其他民族沒有的心法。

七十年代初期,日本率先拋棄台灣與中國建交,韓國觀望了十多年,也很急於與中國建交,拋棄台灣。因為北韓因素,中國遲遲不敢跟南韓搭上,台灣一邊看着心裏焦急,因為蔣介石與韓國強人朴正熙冷戰時期惺惺相惜,一樣的處境,一樣的信崇,堅決反共。日本拋棄台灣,其情感的打擊不如後來韓國與台灣斷交倒向中國,中國的龐大市場,誘惑太大,台灣人大罵「阿里郎靠不住」,現在不提了。

但中國善於將政治和經濟市場綑綁,打經濟報復牌。但這一次欺凌手段太過,加上韓國人心底裏長期也鄙視中國人──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期,日軍進駐中國,前線的許多日軍就是高麗兵和台灣兵,與英軍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的印度兵相同,高麗兵殺起中國人比真正的日軍更勇武,日本軍官指揮作戰,高麗兵和台灣兵是殖民地子民,往往付出更大的熱誠。

韓國人很情緒化,也有計算的一面。樂天事件,韓國人不可能不早就想到應對方法,舉國輿論也激發了愛國心,全民準備對中國作戰。一九九八年索羅斯大鱷席捲東亞,印尼、泰國、香港都倒下去了,獨是韓國屹立。韓國人愛國,將金戒指都摘下來熔掉,支持國家。我認識的韓國朋友,時時來香港玩耍探望,那一年絕迹,後來再回來告訴我,他們都將家中值錢的物品抵押典當,包括結婚戒指,勒緊褲頭,雨過天青之後,又開開心心出國旅遊了。

因此韓國這個國家,中國人如果膽敢輕視,會是很嚴重的錯誤。日本人尚有剛柔並制的一面,禮貌謙虛,表面上可以作很大的讓步,韓國人一旦惹毛了,跳起來就給你抽兩個嘴巴。可憐中國大陸的人資訊不發達,缺乏言論自由,長期的民間怒火,只有在出現「外敵」的時候才會集體宣洩。手機拚命傳播不知所謂的短訊和短片,包括韓國顧客在中國餐廳光顧,遭到中國老闆拒絕逐出餐廳的片段。

中國人一百五十年來聲稱受到羞辱,一有機會羞辱其他從前的朝貢國,也將英法聯軍之類的暴力,施諸於他人。中國在世界開遍孔子學院,孔子的哲學第一條,不就是「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嗎?

日本人一海之隔,看着冷笑。五年前,韓國女總統朴槿惠也以朝貢的心理向中國叩頭討好,不惜登上天安門城樓,參與一場冷冷清清的所謂反法西斯戰爭紀念閱兵。現在面孔貼到冷屁股上,安倍晉三笑得合不攏嘴。

中國網絡盛傳韓國樂天的老闆滿懷信心向國人宣示:不必怕中國人的制裁,他們最市儈,三分鐘熱度,發瘋只是短暫,我們的貨色好,很快他們就會回來瘋狂搶購。這條短訊原來是中國網民偽冒,自己罵自己。我相信這位「樂天老闆」的話,因為合乎常識,也由幾年來的歷史規律有效證明。

我本來不太喜歡看韓片,不知何故,自從樂天事件反而熱衷,發現韓片有許多優於華語電影的佳作(對不起,我知道人人都明白,當我後知後覺好了)。繼《屍殺列車》之後,還有一齣觀眾突破一千萬的韓片,叫做《活埋35夜》,講韓國人絕地求生的強大意志。

《屍殺列車》影射的是鄰國龐大的難民,韓國人早有預感,近期的韓片在憤怒中充滿鬥志,我相信如果東北亞是世界大戰的開端,日韓美必然是緊密的一方,而且將是勝利者。

不要欺負韓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