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來沒出現過的女特首


中方指定林鄭月娥做特首,香港將出現開埠以來第一個女性領袖。以林鄭月娥近年的作風,許多人懷念英國人一手培養的女領袖鄧蓮如。

有人還記得鄧蓮如,回憶三十年前她面對鄧小平、不卑不亢地告訴老鄧:「香港人確實對前途缺乏信心。」惹得鄧小平火起:「不是香港人沒有信心,只是一小撮人會興風作浪。」鄧小平並將當年來訪的鄧蓮如、利國偉、鍾士元兩男一女定性為「港英餘孽」。從此「港英餘孽」四字,泛指包括林鄭月娥在內、由英國人培養的公務員隊伍精英,流傳至今。

當年敢當面頂撞鄧小平的,只有這個香港女人。結果如何?鄧小平並無扣起鄧蓮如的回鄉證(據我所知鄧女男爵用的應該是英國護照進入北京)。在被鄧小平當面辱罵之後,鄧女男爵毫無懼色,鎮定離場,也沒有向鄧小平下跪請罪。

但是鄧小平看着鄧蓮如的背影,迷茫問隨從:「這個女人是誰?」原來老人家對這位女中豪傑產生好感,其後暗中商討讓鄧蓮如做第一任香港特首的可能。

但「六四」之後,鄧小平部署失利,中國左傾回朝,其後健康惡化,幾年之間不省人事,香港第一任特首的人選,變成由江澤民決定,欽點了上海同鄉董建華。

如果鄧小平多活十年,鄧蓮如有可能成為第一任特首,香港以後二十年的歷史,將會很不同。

鄧蓮如不是政務官出生,去美國柏克萊讀大學,回香港加入太古,西洋社交文化甚為精通。一口英語並無美國口音,而是很聰明地學會了英國上流口音。加上上海舊家庭背景,儀容大方,舉止高雅,在英籍的上流香港社會成為名人。鄧蓮如青雲直上,因為她的教養和品味,令英國人覺得她是東西方文化精華匯聚的一杯精品雞尾酒。

香港第一任稱職的女特首,應該是鄧蓮如。當年英國人向中方奉上一杯敬酒,但即使鄧蓮如上位,相信也有大量親中愛國傳統左派的小報告打上北京,說這個女人靠不住。那時就要看鄧小平的定力,以及還能活幾年。至於敬酒不吃,罰酒也排在自然的後頭。

中國人的政治一朝天子一朝臣,江澤民的口味與胡錦濤不一樣,胡錦濤又與其接班人的看法不同。今日的香港高官,坐在一個中方三等地方官員的面前也戰戰兢兢,雙手擺在膝頭,甚或拿出筆記本抄錄。當年鄧蓮如和另外兩名「港英餘孽」在北京與鄧小平平起平坐,鄧蓮如並無拿出拍紙本抄筆記。

當然,真正的精英人才,中國人絕不會用,香港也留不住。鄧小平不省人事之後,鄧蓮如也華麗轉身,宣告退休。這一去就到倫敦隱居二十年,香港的事情,一句也不評論,真有如蓮花開合,收放自如。

這就是香港當年擦肩而過的一位真正政治家。其他喧嘩圍哄到北京的一眾通統都不算。今日香港也有人在歡呼要有一位女領袖。但領袖的優劣不以性別先行,而以幹才為考慮。當年的鄧蓮如,首先是一位出中入西的領袖,第二才是女性,第三才是她的英國背景。但以中國文化的狹隘和多疑,中國人不是太Deserve鄧蓮如。

當然有人不服氣,會說即使鄧蓮如做了又如何?她有本事對抗金融危機嗎?我猜想即使她不是金融專家,以她的國際人脈,向倫敦紐約打幾個電話,就如天后娘娘在海上出現,可平定一場風波,香港的漁船會少翻側幾艘。

這一點或許是我的迷信,因為永遠再無從證實了。

從來沒出現過的女特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