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帶一路的動物


中國推出一帶一路政策,引起爭議。所謂一帶一路牽涉六十五個國家,上自中亞細亞,劍指歐洲;下則南中國海印度洋,探摸南非。一帶一路的範圍到底有多大,根本無人說得準。今日說六十五個國家,按照「摸着石頭過河」,做一個、算一羣,可能發展到一百八十個也說不定。

當初鄧小平倡建特區,不也只指定深圳一處,實現定量的資本主義制度嗎?一放開手,全國一二線城市都爭相上馬,可見只要有市場和利潤,那裏有工作機會和發迹的契機,就算政府不必號召,人和金錢都滾滾來。

香港能在一帶一路擔演什麼角色?只看香港各大學有何率先貢獻。在這方面,城市大學早已在成都主持一帶一路的科技發展論壇,校長郭位雖來自台灣,是國際著名核能物理學家,在成都發言,呼籲一帶一路也促成科技的進步。

我更希望的是,城大引以為傲的獸醫科,可以通過一帶一路向外伸延。一個民族的質素,甘地說過,視乎這個民族對待動物的態度。在一帶一路的領域,由西漢抗擊匈奴到明朝土木堡之變,經歷過成吉思汗的大屠殺,還有後來乾隆皇帝征伐新疆。下一代讀歷史書只知道殺了多少人,沒有人理會這兩千年就在一帶一路上有多少戰馬和駱駝,死於人類的殘暴戰爭。

有一年我在倫敦的軍火博動館,看了一場紀念第一次世界大戰陣亡馬匹的專展。原來只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交戰各國死亡的馬匹共有六百萬。真是一個天文數字!第一次世界大戰是人類動用戰馬的最後一次,在最後那兩年,坦克已經發明,加上轟炸機,戰馬開始退場。但即使如此,交戰各方投入了大量的戰馬,許多都是第一流的名駒。由於人類愚蠢的殺戮,戰馬無辜要為醜陋的人類陪葬。

倫敦博物館這個戰馬展,將那時的馬匹徵集來源、品種、上戰場的路線一覽無遺,而且呼籲觀眾為死於戰爭的所有馬匹默哀。

城大的獸醫系與美國康乃爾大學合辦,不只發揚對動物的人道精神,也為了防禦新的禽畜病毒。人類對動物並未因科技的發展而放鬆殘酷。譬如電燈發明之後用來加速孵化雞蛋。人類人口增加,雞鴨鵝和豬牛的成長周期,也遭到人類用科技的方式壓縮。禽畜還沒有站定腳跟,剛來這個世界不久就被送往屠宰的輸送帶。

加上中國大陸GDP增長快,所謂中產興起,一孩政策,兒童驕生慣養,喜歡養貓狗。但由於新一代專注力短暫,父母慶祝小孩生日,買來的貓狗,兩三個月厭倦,即行遺棄。在網絡有許多虐待動物的片段,手機愈盛行愈多心理變態的失敗者要用虐殺動物的方式來證明自己的存在。這些人與伊斯蘭國的恐怖分子無異 。

一帶一路應促成對動物的尊嚴保護。中東人養駱駝,一生用盡,駱駝老瘦之際也就是屠宰食駱駝肉之時。有一次在摩洛哥看見一個駱駝屠場,血肉模糊,駱駝皮一張張掛起,這些人做事真的太絕了。中國古代農村,黃牛農耕一生,農民也不忍屠宰食肉,但阿拉伯人卻可以。

城大在一帶一路悄悄邁步,其他的大學理應跟進。今日香港剩下的本錢不多,二十年來敗得差不多了,學術自由和科技研究加上人文主義和人道精神,應該是香港在所謂一帶一路的時代應該守護和發揚的精神。促進貿易交通總比促進恐怖主義好,但願這半個地球的動物,都會因一帶一路而活得好一些,而不是比以前更悲慘。

一帶一路的動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