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水的古老悲劇


大陸一名年輕母親,抱着一歲大的兒子,看見連日紅雨造成的洪水,不知何故,拿出手機拍照,豈知手臂一鬆,一歲的幼童跌進洪水裏沖走。

年輕母親發呆站在原地,繼而倒在地上喪哭。老公叫來民警,企圖幫忙,但眼看橋下湍急的水勢,這個一歲的幼兒投錯了胎,恐怕要提早回到閻王那裏輪籌。希望他往生之後,降生在一個父母智商稍高的國家,例如日本或瑞典。

中國人一部手機在手,胡拍濫照,看見什麼事都要拍一番。最先是餐桌上的食物,因為中國食物講究「色香味」,賣相先行,鑊氣次之,味道第三,最後才是侍應招呼,然後是餐廳的氣氛環境。

西方人剛好倒過來,餐廳的氣氛設計沒有品味,寧可不入,除非急就章吃麥當勞。因如此「文化差異」,西方人看見食物奉上桌,絕少有孝敬手機的,在長餐桌上拿出手機亂拍一番被視為不禮貌行為。法國和日本許多名餐廳,主廚早已下令,若有食客亂拍他的名菜,面斥不雅甚或下逐客令。

拍完食物繼而什麼都亂拍一通。明明風景相當一般,到此一遊,中國遊客到處拍照,已令人不勝其煩。歐洲的城市行人路寬窄有限,許多大媽各自用一枝Selfie扶手桿,像七八枝利劍,妨礙街道行人自由行走。

歐洲人有禮儀,看見大媽羣在拍照,自動止步。本來拍完就算了,但近年有一種壞習慣,就是「影多張」。因為菲林不必成本,「影多張」多處可見。在酒樓宴會最怕就是散席時趕時間偏偏被叫住拍所謂的大合照。拍合照也不緊,快點完事即可,但席中人個個掏出一具手機,叫侍應一拍就是五六部。

多部手機中,有的牌子不同,侍應手忙腳亂,或個個將手機開着,拍到第七部時,手機自動關掉,又要叫機主站出來,重新撥密碼開啟。

我不明白為何要如此濫拍呢?每人的手機都儲有幾千張圖,有幾多個將六個月前拍過的幾張照時時重溫?有空不妨檢視一下儲藏的照片,可以保證有九成能隨時刪掉,不是損失。用手機拍照,不要以為免費,需要時間成本,叫人站好、對焦,然後十之有七八手機出現輕微故障拍不了要重拍,不相熟的人都覺得厭煩。

從前有照相機,菲林昂貴反而是好事,因為懂得珍惜。一個民族可以共患難,不可以暴發,就是這個意思。中國人在苦難的時候,優點較容易發揮,近三十年從無戰亂,造就了一批人發財上位,連同其子女和寵物,私人飛機、名貴手錶、手機鑲鑽石,亮晶晶的一大堆,恨不得將三千年祖先熬過的飢餓和戰爭,一下子在這一代通統賺回來,就形成了吃相難看。

用手機拍照而低調一點,謹勿勞師動眾。在外國的餐廳宴會,尤其要注重他人感受。不是每一個人都喜歡用手機拍照,有的因為化妝狀態不佳,有的心情不好,有的要趕着下一個約會,拒絕又像不近人情。中國人社會「人情」最大,容易得罪人,得罪了又被記住一世,所以做人很難。

加上手機特技功能不斷有新花樣,拍了之後又可以用手機技術美容,除去皺紋,一幫港媽港女嘻嘻哈哈,拍照之後會另花十分鐘評論照片中的人,如何年輕或年老。為什麼中國人,特別是女人,那麼介意一個「老」字,時時用來說笑話。講的人不厭,聽的人也覺得煩。

拍照美容特技是韓國人最先發明,二十年前已經有。新的手機有此功能,美國猶太人最聰明,不斷發現新功能,讓你一兩年就換一代手機。手機型號如果還停留在iPhone3,出席舊同學宴會或生意傾談時,每人的手機放在桌上,又是一番暗中的比試。若有人今日仍用諾基亞,不是江湖中人,生怕私隱被盜竊,就是特別有性格之人。

手機應該為這個世界帶來方便,而不是煩惱和白眼。像這位大陸母親,用手機拍照成癖,結果害了幼兒一命。暴雨成洪水,三千年前就已經見過了,中國人逃荒逃了幾十代,由黃河氾濫開始,有什麼大驚小怪?有了手機反而旁觀災難,自以為置身事外,而不知你自己就是其中的配角。一歲幼兒掉進洪水裏,死了也不知這條小命是如何送的。

洪水的古老悲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