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明星,辨水土


陳小平女士去世,這位曾一度藝名秦萍的息影女星,又勾起許多人往日的星光回憶。

半世紀前的邵氏電影公司美女如雲,因為難民潮,大江南北不同省籍的人從上海、北京、四川、湖南都湧來香港。

香港一度是臥虎藏龍的男人世界,許多企業家和白相人攜同未成年的子女南來,這些童男童女都擁有很好的家庭教養和大江南北的水土氣質。上海、南京、重慶,一個民國時代,有種文化的商人和中產,都知書識禮,女孩子長得漂亮,由於中學和大學學位短缺,進電影公司是一條出路。

夏夢是蘇州人,李嬙是四川人,何琍琍是河北人,秦萍是廣東中山人。許多人都知道,今天的香港女明星和’靚’模,學了韓國的整容美學,通統面尖眼圓鼻子高,戴了大眼仔,如工廠的塑膠玩具,啤出來同一個模樣。理由是這些靚女的原產地不夠多元化,出身不是慈雲山就是鑽石山,她們的父母飲用幾十年之TVB電視劇奶水長大,周圍的廣告環境,是那幾類的美容護膚品,養育出來的子女,勿論氣質,當然不同的五官樣貌風格,也欠奉啦。否則楊凡的攝影和文章,豈會到今日還有珍藏價值?

何琍琍是何琍琍,李菁是李菁,鄭佩佩又是鄭佩佩,都一個樣,請問怎麼卡士不同種類題材的電影?總不成套套都是北京西雅圖或上海杜拉拉啦。

明星要先有戲來襯,戲須有經典。梁山伯祝英台襯出了凌波樂蒂,沒有窗,哪有窗外;沒有電影,哪有明星?沒有楊凡的鏡頭,又哪來今日還有品味人士津津樂道的鍾楚紅?

一個自然生態學,要有生態鏈。有清澈的河流,就有魚蝦和鴛鴦,有水田才有白鷺,有柳樹才有黃鶯。都變成一個羅布泊,而且還不斷試爆核彈,不止沒有野羚羊,沒有植物,還有五百年不散的輻射。

天工開物,本來有不同的品種。魚分鹹水和淡水兩類。海裏有巨鯊、石斑、蘇眉:河有鯉魚、鯇魚、鱸魚。禽類有孔雀、鳳凰、麻鷹,雖然是同類,但不同種,這樣世界才會多姿多采。

為什麼快餐只有翠華?火腿通粉和奶茶只有大快活?幾十年來香港人的選擇,不知不覺間遭到剝奪。從前的舊照片,百貨公司有永安和先施,這是一組;大丸三越松坂屋,是另一組。還有大人、大大、瑞興、龍子行。為什麼?因為那時香港人有得選擇。

電影女明星的氣質不同,因為省籍和文化背景有異。民國一代的家長,對子女的管教比較講禮義廉恥。

明星去了一個,星空暗了一角,空氣污染,是何道理,你明白的。肥彭告訴香港人:以前美好的時光不會再回來。

看明星,辨水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