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拉格這個舊情人


第二次遊布拉格回來,才知道為何英國要退出歐盟。

第一次去布拉格在一九八八年,其時共產政權尚未垮台,布拉格凝固在一九四五年。

夜間街上無人,史太林式的舊電車,拖着沉重的車輪,布拉格有一種冷戰憂傷的情調,對於外來的旅客別有吸引力,雖然那時的捷克人付出自由的代價。

今日的捷克雖然是歐盟的一員,由於沒有什麼產品可以出口,比起德國、法國、荷蘭,捷克是相對的窮國,甚至連西班牙也不如。西班牙尚有一家成衣店叫做Zara,開在香港的商場。捷克、匈牙利、保加利亞這些,卻一樣也沒有,這一點決定歐盟的結構問題。

由於沒有出口,全國唯一的收入只靠布拉格這個傳奇的古都。三十年前的布拉格遊人稀少,舊城中心的查理橋夜夜一羣大學生自彈自唱,苦中作樂,琴弦中迴蕩着布拉格之春的叛逆和不平。

今日的布拉格人山人海,有如大陸的「黃金周」。中國遊客比例倒不高,其他全部是歐洲國家和美國的入境者。可憐一條著名的查理橋,只有那麼丁點闊,日日擠得水洩不通,橋兩邊的古街和教堂也針插不入。秋天去時如此,暑假更難想像。

我由德國的德萊斯頓駕車入捷克,車程不足兩小時。德萊斯頓風光明媚,厄爾巴河兩岸都是青草地,布拉格卻像中國十一假期的景點。人多還不是問題,一旦完全依靠遊客生意,將遊客當做羊來宰,或廣東人稱的「撳水魚」就成難免常態。

我進入查理橋舊城大街外的一家咖啡店,有歐陸早餐,標價合約港幣一百元。帳單奉上來卻超過二百。仔細一看,原來早餐不包咖啡,飲品另算,連刀叉也另收「服務費」。這種商店明將遊客當做一次不回頭的過客,狠狠宰割,如果你以為這是歐盟國家而將捷克人之生意誠信當其他會員國看待,你就錯了。

由於不奉行統一貨幣,捷克還保留自己的捷克盾,因此街上的錢幣找換店特別多,走在大街上還以為到了芭堤雅。貨幣找換店一多,匯率價格有差異,原來就有了打遊客錢包主意的空間。如此之不老實,為何歐盟有共同的外交和經貿政策,有共同的約章和規定,卻沒有品質一致的國民?

這就是最大的問題。捷克如此,羅馬尼亞等可以想見。回想六年前,我在英國駕車,高速路上有一名戴眼鏡的捷克女子,要求兜搭順風車。我停下讓她上車,她說來自布拉格大學,在這裏開會,但身上沒有足夠的生活費,要求開去最近下一城市的地點放下。這位女子身上有一股異味,沿途別無什麼表情。因為以前去過她的祖國,對她產生一絲同情,這一次卻因第二次捷克之旅,有了更透徹的認識。

或許一個國家,曾經共產黨統治,即使恢復過來,也留下不可磨滅的印記。德國應該加強對捷克的幫助,窮兄弟的經濟要改善,歐盟才有真正的統一。有如中國,江蘇浙江之富省,卻貴州和四川窮,農民都跑到北京去維權,豈不是天天都動盪?

歐盟是一個民主共同體,捷克好在沒有公安和城管毆打窮人,但經濟懸殊,與大陸的社會結構相同。

離開捷克,幻想破滅,有如看見一個舊情人,還以為她仍是昔日的浪漫。哪知道幾十年後過去,這個所謂舊情人老了胖了,而且生活甚為潦倒,相逢並不恨晚,只心頭浮起一陣淒酸。

布拉格這個舊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