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了個被打的洋人


中共十九大之後,美國總統親來北京接受招安,商界偉人馬雲推出他親自主演的《攻守道》,象徵中國崛起。馬雲一人力克四大高手,網絡一片歡騰。

 《攻守道》美中不足之處,是瘦小的馬雲打來打去都是亞洲人,為何竟然沒有一個洋人?連李小龍在宣示中國人不是東亞病夫之後,也懂得在羅馬鬥獸場力鬥美國空手道冠軍羅禮士,一舉擊倒在地。

四十多年前,《猛龍過江》在香港上映,香港人第一次看見華人擊敗白人,可以想像世紀初日俄戰爭,日本戰敗俄國之後,連大清國的知識分子也一齊歡欣的盛況。分別只是《猛龍過江》是虛構的電影情節,而日俄戰爭是歷史的事實。

將武打升化為「道」,是日本人的貢獻。日本有劍道、空手道、柔道。因為日本武術強調精神與肉體不可分割。不但四肢發達,力克敵人,而且武術是一個生活和思想方式,需要先戰勝自我,養成一絲不苟的精神和本質,方可在競爭中戰勝對手。

日本傳統武術的劍道,首先訓練各樣的呼吸方式、禮儀動作和招數。長期訓練一套心法,能令人形成獨特的心理品格。

還有合氣道,綜合各派自衞術和劍術的招數,通過一個「抓」的動作,令對方失去身體平衡,然後一舉擊敗對方。先要全面細緻觀察對手,如果被幾個人圍住,只注意其中一個,必定落敗,要奪取勝利,必須同時將周圍所有人都置於自己的注意範圍之內。

日本式的競爭崇高的高尚和優雅,象徵精神品格的培養。這一切加起來就是「道」。馬大師的《攻守道》,「攻守」兩字只是雙方競爭的入門常識,如何昇華到一個「道」字,短短二十分鐘似未有足夠的表述。

由此觀之,中國人這二十年的經濟增長,雖然舉世矚目,但取得增長的手段和儀態卻缺乏世人的尊重。換句話說,就是「食相」不夠優雅。幾十年的劫毀,將一個「道」破壞得蕩然無存。今日的中國人公認做事毫無底線。但傳統的中國文化主張「盜亦有道」,也就是說,即使做壞事也要有底線的,不要謀了財又殺了人的全家,也不要在成本低廉的雞蛋上造假。

所謂的「攻守道」,看來一個國家十幾億人口,要從頭一起跟馬雲大師,不分男女老幼,慢慢開始摸索了。

少了個被打的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