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Sa不接受大話情人 周柏豪為愛情保鮮


  • 阿Sa與周柏豪各有不同的愛情觀。(攝影:黃梓桓、劉永銳)

  • 電影中跟周柏豪拍攝牀戲,阿Sa表示不感尷尬。(攝影:黃梓桓、劉永銳)

  • 阿Sa與周柏豪因合作變得熟絡。(攝影:黃梓桓、劉永銳)

  • 周柏豪(右起)、阿Sa跟鄭丹瑞、惠英紅兩位前輩合作愉快。

【明報專訊】不要失去後才懂得珍惜,試問有多少人能做到!蔡卓妍(阿Sa)與周柏豪合作的電影《原諒他77次》,為時下情侶帶來反思,就是太多的理所當然,往往到真正失去了才懂珍惜。阿Sa認為一段關係是需要雙方經營,要有共同進退的決心才能順利前行,她也不允許對方講大話。柏豪則分享與太太多年來的相處之道,要懂得花心機為對方炮製驚喜和浪漫,愛情才得以保鮮。

「一秒心軟一秒又心酸」正好形容阿Sa片中角色的無奈,她與柏豪演拍拖10年的情侶,兩人在生活上的摩擦和分歧,隨着時間與日俱增,以致經常嗌交,之間的距離亦愈鬧愈遠;女方多年來一直包容另一半的缺點和錯誤,相信自己能令對方成長,原諒他77次,但男的卻一次又一次令她失望;衛詩雅的介入,更讓二人再次陷入分手邊緣。阿Sa表示今次題材貼地,希望大家看完電影有所反思。柏豪稱:「人就是這樣,永遠都是失去了才知道自己不夠珍惜,這是無可避免的事情,但一段關係是要兩個去維繫,不是一個人努力就可以。」

笑不代表完全沒事

阿Sa自言其性格跟片中角色完全不同,能否像角色般原諒對方77次?她說:「一段關係是要一起經營,不要說誰原諒誰,這些和所謂的忍讓、遷就根本是人與人相處必須的,不需要常計住為對方做了些什麼,接受便接受,不接受就不接受。」阿Sa的底線是不能接受對方講大話,想分手就直接講,最討厭是選擇逃避或搞一些小動作。阿Sa亦直認屬於心軟型:「有時我笑番並不代表我完全沒事,只不過是記在心裏,不想事情再惡化便算,吞了它;因大家都要繼續相處,但不代表close file。女生的close file不是一句對不起就能解決,是需要心理輔導。」

不會check另一半電話

信任是一段關係中不可或缺的元素之一,對於時下不少情侶會check另一半電話,兩人皆表示從不會這樣做,如發現另一半check自己電話會很嬲。阿Sa稱:「哇!是死罪!但同時我會反思是否自己做了些什麼事令對方不信任,但應拿出來跟我講,而不是鬼鬼祟祟偷番薯!」柏豪也覺得check電話的行為很無謂,看完不會變得開心,為何還要做,應留給對方私隱。

阿Sa對愛情未失信心

現實中的阿Sa和柏豪同是天蠍座,感情路上卻有兩種不同遭遇。阿Sa的事業發展沒停過,但感情路一直不太如意;曾與鄭中基秘婚後離婚、與陳偉霆最後分手收場,始終未能開花結果。已單身一段時間的阿Sa,坦言不會因此對愛情失去信心:「以前那些唔work,不代表以後的唔work。我覺得隨緣,不需要過分擔憂或去想,現在反而學懂要愛自己多些。(對婚姻仍有憧憬還是怕怕?)直情無諗法!沒有很恨,也沒說很驚,要來就會來,不用刻意去找,我咁靚,哈哈!」

柏豪與太太傾偈溝通

戲中吊兒郎當的柏豪,現實中卻很有承擔,去年他與相戀多年的太太Stephanie結婚,修成正果。柏豪坦言做他的另一半包容性要很大,不止他的工作需要另一半去體諒及等待,他的性格也十分難搞:「我是一個幾麻煩的人,對一些事情很主觀,對自己很有信心,但我又很依賴別人,是個很矛盾的人,所以同我一起生活的人是幾辛苦的,幸好身邊所有人都能體諒我這種很急的性格。」與太太拍拖多年,柏豪坦言中間難免經歷很多難關,或一些需要時間去解決事情,幸二人喜歡傾偈,溝通令他們做得更加好,對方也深明緋聞是他工作的一部分,從沒懷疑和擔心。有人說婚姻是男人的墳墓,柏豪就拋下金句:「即是以前的自己死了,又有新一個自己出現!」

雙方經營關係 勿忘初心

愛情很奇妙,剛開始時,無論對方做什麼都覺得可愛、有趣,但相處時間愈久,便會產生大大小小的摩擦和分歧,如何保鮮是一大學問。柏豪覺得要花心機去為對方炮製驚喜和浪漫,要懂得享受兩個人一起的時間:「有時習慣了很長時間的一段關係,很多東西都會變了奉旨似的,要懂得去欣賞對方為自己所做的一切。」阿Sa則表示一段關係是要兩個人一起去經營,要勿忘初心:「片中有句對白很好,『點解你Day One要追我』,我覺得大家要經常記住這感覺。」

嗌交戲處理難過親熱戲

阿Sa與柏豪首次合作便擦出「火花」,戲中頻頻開火嗌交,阿Sa笑指當時迅速入戲;柏豪則表示嗌交戲需要鋪排,又要記對白,過程很攰,處理上比親熱戲更難:「親熱戲反而很快,一、兩take便搞掂。」二人在片中還有牀戲,阿Sa表示拍攝時不感尷尬:「當你拍攝了一整日,跟住去到夜晚11時拍牀戲,你只會想快點收工。」兩人因合作變熟絡,訪問時還十足一對大細路,柏豪如被洗腦般狂讚阿Sa「你好靚」,哄得阿Sa哭笑不得。

無野心 沒去想爭影后

片中有影帝黃秋生及影后惠英紅助陣外,還邀來吳鎮宇客串演出。柏豪表示身為後輩會抱學習心態在旁偷師,兼要做好自己才埋位。阿Sa則表示幾位前輩並不嚴肅,過程很好玩:「我覺得拍戲期間最緊要好玩,否則很難發揮出來。」可有信心繼《雛妓》後再次入圍角逐金像獎影后?阿Sa笑指自己沒甚野心,所以沒去想,最緊要做一些有質素的東西出來,大家就會喜歡和欣賞。

早前完成慶祝入行10周年演唱會的柏豪,表示將來會多放時間在電影上,其餘範疇的工作,如電視劇、音樂、幕後及自家品牌也會繼續做:「頭10年就好似播種灌溉,將來10年比頭10年更重要,所以要繼續努力。」

Venue:柏寧酒店

■Pakho’s credit

Hair:Cliff Chan@hair corner

Assisted by Alson Tam

Makeup:Vinci Tsang

■Sa’s credit

Makeup:Natalie Soo@ndnco.co

Hair:Sing Tam@pi4.hk

記者:陳釗

攝影:黃梓桓、劉永銳

■更多娛樂猛料 ﹕ol.mingp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