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囝囝戒惡習 黎諾懿:爸爸不易做


  • 黎諾懿覺得身教很重要,他已戒掉煙酒,現在希望戒掉講粗口習慣。(攝影:劉永銳)

  • 黎諾懿對小春雞讀書零要求,唯一希望囝囝學習不同語言。(資料圖片)

  • 黎諾懿跟薛家燕、湯洛雯於新劇合作愉快。(劇照)

【明報專訊】黎諾懿近年憑《愛‧回家》「馬壯」一角成功入屋,早前《不懂撒嬌的女人》中的「賤Han」更演得入型入格,令他人氣急升。戲外黎諾懿也接獲一個需花盡時間及心血去經營的角色,就是今年榮升人父,寶貝仔黎峰睿(小春雞)的到來,為他往後人生的劇本加添了無限色彩,但他卻表示:「老竇真係唔易做!」

記者:陳釗

攝影:劉永銳

今年4月,黎諾懿與太太的愛情結晶品黎峰睿(小春雞)出世,令其人生產生變化。他坦言現時有仔萬事足,身教很重要,為了寶貝仔,會盡力戒掉惡習,之前已戒掉煙酒,現在希望戒掉講粗口習慣。「盡量在小朋友面前不講,私下跟男性朋友一起才講,有時無粗口真是表達不了事件的精髓,有助語詞才說得興奮」。他指兒子之前尿道炎,全家人連續5日全天候照顧小春雞,感覺比拍一套劇還累,他慨嘆:「始終是自己兒子,很多東西要擔心,老竇真係唔易做!而且還是剛開始,大了又要擔心他讀書、學壞等,總之不同階段有不同的擔心。」真是養兒一百歲,長憂九十九。

拒絕做「怪獸家長」

初為人父的黎諾懿,現時會多閱讀關於小朋友成長的書籍,邊學邊做。他自言不會是「怪獸家長」,對小春雞讀書零要求,唯一希望兒子學習不同語言。他很後悔自己沒在讀書時期學好英文,故現時出國工作面對海關問話時都會心怯。他絕對支持兒子獨立往遊學,讀一些自己喜歡的科目,掙錢與否也沒所謂:「如果他天生是做一個掙不到錢的行業,身為爸爸的便辛苦一點囉,OK的。很多東西注定的,我覺得每個人都會有自己的才能。」

計劃追女湊「好」字

人生就是有很多矛盾,為了掙奶粉錢,當然希望工作不斷,但又不想錯過BB每個成長階段。黎諾懿表示幸屋企現時裝滿cam,就算多忙都能透過FaceTime與小春雞見面傾偈。至於家庭與工作兩者間,他坦言這幾年會以工作行先,因兒子有屋企人照顧,他不用太擔心;他亦覺得男仔需要獨立,不需要過分呵護。他有計劃過兩年追多個女兒,笑指屆時說法可能會不同,因女兒是要縱的。工作雖繁忙,但黎諾懿笑指老婆無投訴:「她不知幾開心,最緊要掙錢給她使;加上她現在要擠人奶沒空理我,可能停了奶後會要求我多陪她一點。」他直言現時所有消遣活動已叫停,一收工便返家,因太太佗B生仔很辛苦,若他走去玩會有點過分,待兒子半歲大才慢慢恢復私人活動。

低潮期想離開娛樂圈

當年與林峯、吳卓羲、陳鍵鋒、黃宗澤和馬國明組成「奧運六星」,同年更獲「TVB最有前途藝人獎」,意想不到的是,星途一片光明之際,卻遇到一段事業低潮期。黎諾懿坦言當時很不開心,會懷疑自己是否適合做這行,至今入行14年仍有此感覺‧他直言無得撒賴:「我現在看回以前的自己,會諗咁都過到骨?我成長時間比同期的慢,是真的,但最緊要是有日能上到岸,雖然跟我同期的好像都上緊岸,哈哈!」他表示這行並非覺得自己行就行,很講際遇,遇到每個樽頸位要去想怎樣可突破自己,讓觀眾有新鮮感。如他成世都在演「馬壯」或「賤Han」,大家都會覺得悶。

當時眼見同期的一個一個上位,他坦言心裏一定有酸溜溜感覺:「會覺得為何不是自己,究竟是自己樣子問題,還是性格問題?但當你跌了下去時,就會知道自己問題所在。有時自己太倔強,看得不夠闊;學得不多,還堅持自己那套,墨守成規便不會進步。跌了下去就知道想繼續做這行,就要懂得求存和改變。別人常說開竅,其實就是與人的成熟度和閱歷有關係。」黎諾懿又談到2011年參加《舞動奇蹟》與內地演員金晨合作奪得冠軍,直言這比賽令他有很大改變;原本他已打算參加完這節目便「劈炮唔撈」離開娛樂圈,但多謝拍檔金晨幫他重新撻着心中團火:「世界就是如此得意,回來我就接到馬壯這角色,然後結婚,好像一切都鋪排好,之後一切都很順了。」

不強求獎項寧選擇錢

黎諾懿憑「馬壯」一角成功入屋,更獲封「神之馬壯」稱號;今年飾演口賤又衰格的「賤Han」亦入型入格,演技獲肯定。問可有信心於年底頒獎禮再嘗得獎滋味?他直言已有近6年沒去過頒獎禮,不要說去競選,連這遊戲也進不到,故不敢多想。他笑言如果錢和獎項,他會選擇錢,有獎當然開心,但不會強求:「人愈大就明白只是遊戲一場,看你能否遵守規則,但自問比較叛逆。我更喜歡出街聽到觀眾叫我馬壯或賤han多過獎項,得獎只是一剎那,開心一陣;別人的認同更有成就感,能給予我原動力去做好其他角色。」

拍《燦爛的外母》多喊戲

談到新劇《燦爛的外母》,黎諾懿指劇情講他與外母薛家燕一起經營豆腐廠,在豆腐廠他是家燕姐上司,在家對方則是他外母;不過,二人因在豆腐廠的改革理念上存在差異而產生摩擦,繼而上演連場「外母鬥女婿」。他爆劇中大部分的牀戲和親熱戲都不是與飾演其太太的湯洛雯發生,而是來自家燕姐:「我們第一集已有牀戲,還令家燕姐誤會我喜歡玩SM,我劇中叫『王兆明』,所以她便幫我起了花名叫『SM王』。」《燦》劇表面像輕喜劇,黎諾懿預告這是一部有少少沉重的倫理劇,他在此劇喊戲也特別多:「差不多拍了入行以來我要喊的戲,去到臨尾時,我幾乎日喊夜喊,與家燕姐輪流,心情是沉重的,但沉重得來也有溫情,我常覺得好像將兩代的處境劇演員放在一起。」

「我經常都講,如果現在無了外母都不知點算!」黎諾懿自言現實中跟外母感情非常好,又讚小春雞腳頭好,出世後他工作比之前更密,慶幸有外母幫手照顧兩母子,讓他可放心去工作。外母也非常疼惜他們兩公婆,之前拍《燦》劇日以繼夜開工,但回家會有外母靚湯飲,有時對方也會叫工人姐姐特意拿湯水去他們家,感覺很窩心。他自認是「順得女婿」,笑言這是從老婆身上訓練回來的:「大部分結了婚的人就會明白,老婆講什麼其實都是對的,無論老婆幾不對都好,最後都是你不對。政府宣傳片都有講,贏了場交,輸了個家,忍讓一下便沒事。倒不如省略前後,一來就?說『對不起』,但老婆現在都識穿我這招,會叫我先講清楚誰錯。」

順得女婿與外母感情好

他笑言將對老婆這一套放在外母身上也沒問題,相處間最重要就是無問題:「若私下覺得有問題就自己微調一下,不要讓老人家知道。拍完此劇我更明白兩代人真是兩代思想,一定會有拗撬,但作為新一代為何不能去遷就呢?其實他們現時已完成使命,最開心就是去玩去旅行,當回是小朋友去惜便可以,所以我現在家裏除小春雞外,還有三個小朋友一起玩。」

■更多娛樂猛料 ﹕ol.mingp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