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朋友的女朋友》喬裝易服以解放


奧桑近年的電影維持高水平,看得人眉飛色舞。他總衝着很多禁忌而來,質問我們的「正常」定義,於是很有啟發性,看完餘音裊裊。

《女朋友的女朋友》就是一部關於「性別(政治)」的電影,是「gender」而非「sex」。都說了,sex是天生的,gender卻是社會的約定俗成。「社會」就是眾人眼光,社會如何定義「男」、「女」、「父親」及「母親」,決定我們一輩子如何做人。《女朋友》裏頭的大衞,喪妻後偶爾發現自己愛易服,創造出一個Virginia的「新身份」;他跟亡妻知己Claire的關係漸漸轉化,兩人前所未有的親密。關於男人易服的電影很多,最低裝是純粹引人發噱的,但除此以外還有懷特的《熱情如火》及波勒的《杜絲先生》等經典;拍的、演的明明是「男子漢」,卻寫出女性的隱衷、性別的迷思。《女朋友》確有點像《杜絲》,兩個男人易服後,對同性及異性都有吸引力(Claire含情脈脈的望着Virginia)。這證明什麼?男人不是「扮」女人,而是透過易服,發掘出內心柔美的另一面。

《女朋友》似乎比《熱情》及《杜絲》去得更盡,它不只從男人看性別易位。大衞/Virginia的自我解放,連不敢造次的Claire亦漸漸給他/她開導。Claire從小跟Laura要好,不過她較矮小、內向,不及Laura鋒芒。Laura猝然離世,令她頓失依靠,高頭大馬的Virginia正好彌補空缺,但Claire不斷迴避自己的慾望。《女朋友》最末特立獨行,管你標籤什麼「同性戀」、「異性戀」、「易服癖」,甚或「病態」。兩人真心相愛,坦誠面對自己/對方,誰說不是美好家庭?!七年了,看看小女孩甜美的笑容,就知道奧桑的立場。家明

《墮落星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