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雛妓》


阿Sa令人刮目相看

《雛妓》的序幕先聲奪人,陰森環境、不道德的惡行,竟配上一首耳熟能詳名曲,聲畫加起來無比諷刺。同齡的女生還在發白日夢,何玉玲(蔡卓妍,阿Sa)這個中學女孩,命途如斯坎坷。

電影焦點是阿Sa,她的確用心賣力,叫人刮目相看。看後不禁慨嘆,《雛妓》雖不是傑作,但今天像它認真、可供演員發揮的港片,一年到頭所餘無幾。而像阿Sa這樣可塑的女星,環顧港影壇,還數得出幾人?《雛妓》中執導的邱禮濤把商業與言志結合得漂亮,既締造話題:小天后脫胎換骨;又秉承邱兩部「性工作者」的關注:鋪寫妓女、婦女故事。在非常父權、霸道的合拍片氣候下,《雛妓》的優點豈止「本土」那麼簡單?!

李敏的劇本,從敘事手法到整體格局都充滿野心,只略嫌嘮叨及外露(電影的枝葉也流於粗疏)。電影反映的婦女問題,跨代及地域,泰國的Dok-My、何玉玲以至她媽媽巧妙的相互對照,還有泰國小村落一班天真小女孩。加上影片的開放結局,令它有別於通俗劇,不是單一個案,倒升格到悲天憫人的層次。除了女性,《雛妓》也是關於新聞工作的,相信「知識」及「知性」,文字、書寫(海明威鋼筆)可以扭轉命運。影片的人物設定果敢,任達華演的sugar daddy高官從前港片鮮見;角色縱有苦衷與缺憾,說到底還是成就別人。有些事情,玉玲年青時看不到,幾年後才漸漸明白。所謂成長,不外是這回事吧。 家明

誠意遠超瑕疵

評論港產片的痛苦,不足為外人道。乏善可陳的多,但製作愈來愈少,合拍的早就散發強烈的避之則吉味,本地觀眾厭之棄之,合情合理。然後再有一部誠意充足,有意涵及社會氣味多一點的,你擁抱來不及,惜之珍之,很多時感情用事過頭,怕寫得太批判誠實,叫誠意之作票房受傷,大家有種自知與非自覺之間的「護短」,近乎不捧自責有罪。

《雛妓》誠意十足,邱禮濤是我非常尊敬的電影人,他在作品中,努力把香港一些青少年、傳媒、教育、民生甚至政治時弊諷刺,是難得、可喜,甚至勇敢的。質量雖然未算最佳,離精準或者應棍尚有距離,但已值得香港人高興。我絕對堅持,任何買票看過任何一部賀歲片的香港人,都應該看本片,它不會比任何一部差,只會比每一部都好。沒有用性、色或粗口刻意招徠,應色則色、應粗爆粗,尺度拿捏專業地在濫用前止步,阿Sa無疑交出了一次大突破成績單。

論劇本,故事老套陳腔,父親缺席後父強姦離家出走少女,愛上她主動釣來的老好悶男人,沒有什麼「禁戀」或一樹梨花壓海棠的Lolita可味可觀,可靠的任達華也演得內斂有餘,矛盾不足。蔡卓妍再努力,演技到底嫩,不同階段層次,演出頗不穩定,到泰國救贖另一雛妓那種自憐對照,處理一板一眼,未見深刻。

還是那句,入過場看賀歲片的,你沒有拒絕本片的理由,任何一天,我都樂意付鈔看一看本片。畢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