嗜血積招倫荷


台灣捷運斬死人案件終於判決。法官說殺人者全無人性,對殺人全無悔意。

香港斬死父母的兒子,有人問他斬父母時他們有掙扎的,你不覺得殘忍嗎?他說不覺得。

傳媒,頭條的標題愈來愈煽情。對於報道相關新聞特別起勁。你不覺得阿俠從來都是嗜血的嗎?標題也盡量煽情,目的,是希望讀者看我這個專欄。阿俠

積招倫荷是我近期不斷地讚美的演員,上一期也談過他主演的《罪迷宮》,當然還有《斷背山》。但都不及《頭條殺機》精采。他把一個沒人性的人演活了,把自己所幹的壞事當為日常,嗜血,很平常吧!

《孟子.公孫丑上》:「所以謂人皆有不忍人之心者:今人乍見孺子將入於井,皆有怵惕惻隱之心;非所以內交於孺子之父母也,非所以要譽於鄉黨朋友也,非惡其聲而然也。」這用現代術語是同理心。即看到別人被斬傷,自己好像也會痛。偏偏上帝最愛跟人類開玩笑,有些人便是沒有這個同理心。

《頭條殺機》內的積招倫荷便沒有這個同理心。他是不是嗜血?這部電影對傳媒的批評,令其的批判的角度被弄偏了。他當然不怕血腥,卻未必會因此帶來什麼快感。他忽然找到他的專長得以發揮的事業,他找到如何令這件事本身成為一個更專業的東西,這才是他的快感來源。血只是用來服侍大眾的題材。他演得出色便是完美反映了這種沒有感覺的怪物。

他刻意製造新聞,把倒在現場的屍體搬到更好的拍攝角度,不在於他嗜血,在於他根本沒有感覺。那些因為各種理由受傷痛苦甚至死亡的人,都只是一件物體而已。我們時常說什麼這部電影或小說揭露人性之惡,《頭條殺機》的男主角早就超越了這種惡,他根本沒有所謂什麼人性,善和惡更談不上。

《頭條殺機》絕對是這類外表是人的妖怪真實的寫照,而這種人並不少,你周遭便可能有幾個,甚至有時你也會掉進剎那的這個深淵。緊湊的劇情和日常化的拍攝方法,在在顯示作者本身也明白這類東西在世界的每一個角落存在着。

嗜血積招倫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