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游走幕前幕後的溫特禾夫5個偷食男合租《裸命屋》


  • 裸命屋私竇五男因兇殺案而起紛爭

  • 電視劇《逃》男星溫特禾夫米拿在《裸命屋》裏飾演陰沉寡言的已婚偷食男

  • 《裸命屋》裏發現全裸女屍,五名合租男子全都有殺人嫌疑。

  • 私竇五男與妻子全都相識,還見面飯敘。

  • 占士馬士頓角色最不情願接受私竇鎖匙,但因被妓女安吸引,終於成為裸命屋一分子。

  • 裸命屋陳屍女子生前曾與偷食男幽會

在電視劇《逃》裏,他是要從監獄裏救出兄長的有計劃弟弟。

在新片《裸命屋》(The Loft)裏,他是五個已婚偷食男之一, 五人合租公寓作私竇,各自與情婦在私竇裏幽會。

曾憑《逃》獲金球獎最佳男主角提名的溫特禾夫米拿(Wentworth Miller)接受《明周》越洋訪問,訴說《裸命屋》吸引之處,也傾訴幕前幕後兩邊走的心得。

憑電視劇《逃》在荷李活闖出名堂的溫特禾夫米拿,在劇集於二○○九年大結局後,轉戰幕後,當上編劇。他的作品《私房嚇》劇本被選為未經製作的「黑名單」十大好劇本之一,之後被搬上銀幕,由韓國導演朴贊郁執導,妮歌潔曼(Nicole Kidman)主演。初試啼聲的劇本,已被拍成電影,又有一線影星主演,是眾多荷李活編劇夢寐以求的事。可是他心癮又起,當了編劇又再做回演員,在電影《裸命屋》裏演一個沉默寡言的已婚偷食男,與四名友人一人一匙合租私竇作陽台。談到幕前幕後兩邊走,溫特禾夫說:「由演員轉當編劇再轉回做演員,過程很暢順,我很慶幸我能這樣說。在《逃》完結之後,我想嘗試全職做編劇,獲得幾份寫劇本的工作。人們似乎喜歡我寫的劇本。不過,之後我開始懷念演戲。寫劇本對於我來說,是一件很孤獨和孤立的工作。我厭倦了每天坐在枱頭望着我的電腦,我想用我的身體和聲線,予其他人的文字生命。所以我現在回到演戲。但我的希望是能夠演戲與寫作同時做, 如果我能力做得到的話。」

從不會批判角色

《裸命屋》吸引他之處,在於新鮮感。「我答應演出這影片是因為這個角色跟我之前演過的角色完全不同。在《逃》裏,我是『一個有計劃的人』,這一次在《裸命屋》裏我的角色對被邀到派對感到好彩,但事後卻寧願留在家中。」溫特禾夫說。《裸命屋》原本是二○○三年比利時電影《屍家性地》,之後在二○一○年重拍成為荷蘭版《裸命公寓》,現在改編為美國版,溫特禾夫謂他看過原裝版本,覺得影片有獨特風格。美國版影片由原裝版導演艾力雲路(Erik Van Looy)繼續掌舵,溫特禾夫感激他在片場裏很能容納演員的意見。《裸命屋》裏五男共享一屋溫柔鄉原本相安無事,但一夜突然發現一裸女陳屍私竇牀上,眾人大驚,不知是五人之中何人所幹。對於五名堪稱賤男的角色,溫特禾夫謂他不會作批判:「我之前所學的演戲演技,是不會批判角色的,因為若你在批判,即是站在角色之外,而你想活在角色之中。」片中,溫特禾夫的陰沉角色被同伴質疑是否暗戀其中一男,而溫特禾夫本人則在二○一三年「出櫃」承認同志身份。他說難以定斷他在荷李活電影電視圈的戲路有沒有變窄,「我沒有發覺找我演出的角色有什麼不同之處,但我在選角討論時也不在場,所以我不知道電影電視圈中人對我的觀感有何改變,而我也不理會。在我心中,我相信我會演的應演的角色,訴說我應說的故事。那就好像我小時候到夏令營時,我媽會在我的T恤上寫上『溫特禾夫』,若上面寫上我的名字的,便是我的;若沒有,那便不屬於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