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個復仇小故事《無定向喪心病狂》令人喪笑


  • 《無定向喪心病狂》六個小故事:一艘載滿機師仇人的客機撞機。

  • 因為被拖車,炸彈專家失業又失婚。

  • ③婚禮上新娘發現新郎與賓客有染,決定報復。

  • 兒子撞人不顧而去,富商想找人掉包,卻成勒索對象。

  • 餐廳侍應遇上殺父仇人。

  • 編導舒方幻想公路上向他豎中指的人爆呔。

六個不關連的小故事,沒有造作的人物或線索把它們串連在一起,統一起來的只是「失控的快感」這個主題。

六個單元同樣以報復為題,代表阿根廷出戰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的《無定向喪心病狂》(Wild Tales)大快人心,黑色幽默令人喪笑。

「我們都是野獸,作為野獸,我們都想自由。」《無定向喪心病狂》編導戴文舒方(Damián Szifron)說。「但我們活在一個叫我們壓抑野性的社會,我們之中有部分人會變得抑鬱或受壓,但部分則會爆炸。這是一齣關於那些會爆炸的人的電影。」

一艘載滿機師仇人的客機;一次在公路上的怒火偶遇;遇上殺父仇人的雨夜;在沒有雙黃線的馬路上被人拖車;想找人頂包卻變成被人勒索;婚禮上新娘發現新郎與賓客有染。六個沒有關連的單元小故事,以報復作為主題,跨越「文明與野蠻」的界線,編導舒方說是「意外寫成」。「我之前正編寫了多個劇本,一個是科幻史詩,一個是愛情喜劇,還有一個是英語西部片,但我總被日常生活啟發到,為了不想寫太多長篇劇本,我把它們寫成小故事,成為強大的小單元。」舒方說。影片由西班牙鬼才導演艾慕杜華(Pedro Almodóvar)擔任監製,去年在阿根廷上映,成為史上入場人次最多的電影,去夏在康城電影節競逐金棕櫚大獎,並於本年代表阿根廷出戰奧斯卡最佳外語片。

編導舒方在編寫這六個小故事時並沒有找到它們關連之處,寫成後才發現它們都關於報復。他說,片中「公路怒火」與「被拖車」故事都源自他的生活,他駕駛老爺車在公路上慢駛被快車司機豎中指,在阿根廷又時常在沒塗上雙黃線的馬路被人拖車,故此天馬行空想像成復仇故事。

不過,影片首段的機師報復故事,卻令影片在英國上映時惹起爭議,因為當中機師刻意撞機的情節跟上月「德國之翼」機師撞山事件相似,該事件中一百五十人罹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