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低頭》控訴不公 堅盧治老馬有火


  • 《我,不低頭》男主角丹尼爾被制度玩弄,但志氣不被磨滅。

  • 丹尼爾為人慷慨,對待姬蒂一家如自己家人,但他也沒有飯開,兩家人一同受苦。

  • 丹尼爾碰上單親媽媽姬蒂,她在食物銀行裏崩潰。

  • 勞工處要求電腦文盲的丹尼爾在網上申請救濟金,令他求助無門。

  • 老導堅盧治仍然有火,在《我,不低頭》中拍出一齣極具人性的控訴電影。

窮,就是否不能有尊嚴?

在《我,不低頭》(I, Daniel Blake)裏的現代英國,若要國家援助,便不能擁有尊嚴。與官僚制度拚搏,兜完一圈又一圈,機制是要用來羞辱申請者,落在裂縫裏的人,沒有出路。

八十歲英國老導堅盧治(Ken Loach)依然有火,拍出一齣極富感染力、極具人性的邊緣者控訴,在去年康城電影節奪得金棕櫚大獎。

五十九歲的鰥夫丹尼爾,原是個木匠,因心臟病發,醫生說他仍未完全康復,不能工作。可是勞工處卻認定他仍有工作能力,終止他的失業救濟金。他到辦事處申請,員工說他只能拿求職救濟金,但申請表格只能在網上填寫,不懂得上網的丹尼爾求助無門。政府說他能工作,醫生卻說他不可工作,如是者,他在各個部門之間來來去去,援助金卻沒有來,只得變賣家當。在勞工處,他碰上了由倫敦搬到紐卡素的單親媽媽姬蒂,因與勞工處職員會面時迷路遲到,而被取消援助金。丹尼爾與姬蒂一家陷入飢餓邊緣,政府人員坐視不理,不知何去何從。

在《我,不低頭》裏,英國老導堅盧治以他一貫火氣,拍出一齣極具人性的控訴電影,展示英國社會福利制度的種種不公。男主角丹尼爾捉緊他的尊嚴,如何被辱也不放手,不甘被制度打低,志氣不被磨滅。堅盧治說,英國政府對待窮人的態度在近幾十年愈來愈差,而最令人心寒的,是政府完全知道他們在做什麼,甚至描繪窮人為懶惰、酗酒、不務正業的一羣,指他們窮是咎由自取。「(由二〇一〇年至二〇一六年擔任就業及退休保障大臣的)施志安(Iain Duncan Smith)及其黨羽,想令到窮人受苦,然後告訴他們窮是他們的錯,羞辱他們,而為了證明窮是他們的錯,他們被制裁,之後救濟金便終止了。施志安等人想巿民怎樣生活?他們知道這方法和態度的殘忍之處。現今制度跟從前制度的不同之處,是現在的制度明知他們會令到窮人受苦。」堅盧治說。在拍攝《我,不低頭》前後,堅盧治與編劇保羅拉維提(Paul Laverty)碰到不少被制度羞辱與擊敗的人,「他們失去在世上存在的目標,迷失在夾縫之中。」片中丹尼爾與姬蒂的遭遇,令觀者悲哀憤怒,感染力甚強;而丹尼爾不屈的志氣,則叫人仰慕敬佩。影片除了在去年康城影展奪得金棕櫚大獎外,也在聖塞巴斯蒂安電影節觀眾票選最佳電影,以及斯德哥爾摩國際電影節最佳電影,更在英國獨立電影獎奪得最佳英國獨立電影、導演、劇本、男主角、女主角、最具潛力新演員等七項大獎。堅盧治說,希望影片能觸動人,「是讓人了解我們需要反擊。」●

▂▂▂▂▂▂▂▂_________________

堅盧治社會電影製造改革

現年八十歲的堅盧治,以執導富社會意識的電影在英國深入民心,其電影甚至帶來社會改革。一九六六年,他為英國BBC電視台拍攝電視電影《Cathy Come Home》,戲中講述女主角陷入失業、無家可歸、與子女失散的局面,影片在英國收視達一千二百萬人,引起國會討論,而英國兩個最大的住屋組織Crisis及Shelter,在影片播放後成立。去年《我,不低頭》在英國開畫,正好是《Cathy Come Home》播放的五十周年,兩部影片可視作姊妹篇。

《我,不低頭》控訴不公 堅盧治老馬有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