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姊妹欲蒲團》玩出人命 新娘伴娘收拾殘局展友誼


  • 四位好姊妹為史嘉娜角色大喜,一同到邁亞美盡興。

  • 在《姊妹欲蒲團》,準新娘與一班伴娘在婚前派對搞出人命要收屍。

從《醉爆伴郎團》起,就有一種ⅡB級喜劇次片種,展示喪玩後遺症,或與婚前派對有關,如《最爆伴娘團》;或是跟蒲精搞對抗,如《賤鄰》。在新片《姊妹欲蒲團》(Rough Night)裏,喪玩玩到死咗人,準新娘與一班伴娘在收拾殘局的同時,亦展現女性友誼真面目。

老友結婚,做好姊妹的當然為她大搞,到那夜夜笙歌之地,隊酒啪嘢,最緊要盡興,再請脫衣舞男來贈興。可是一時錯手,壯男竟成亡魂,準新娘與伴娘團可以如何收科?

《姊妹欲蒲團》裏的婚前男女角色,把男女既定形象大兜亂。姊妹們到邁亞美狂歡,極盡荒唐之能事;兄弟們則到酒莊,斯斯文文參加試酒會。影片由史嘉娜祖安遜(Scarlett Johannson)破格演喜劇,率領一班搞得笑之女,把搞出人命這般黑色的事件化作笑料。影片乃電視女導露西亞安妮雅路(Lucia Aniello)初次執導的電影之作,她與男友兼編劇拍檔(也在片中飾演準新娘未婚夫的)保羅丹斯(Paul Downs),在描述錯手殺人的善後工作之餘,亦揭露女性情誼真面目:黐身姊妹玩妒忌,並非唔抵得好友嫁得出,而是呷醋她跟別的女友好;姊妹們同舟共濟,情比金堅,並非一味發男人狂。編導安妮雅路說,坊間圍繞女性的電影電視總會幻想女性之間的話題,總是與男人有關;然而在現實裏,女性之間的對話偶爾才會觸及愛情疑難,更多時候是集中在一般生活的吹水。她也特別在片中刻劃女性日常生活的普通行為,例如在家自家脫毛,讓女性觀眾有代入感,男性觀眾則能觀察女性私生活。

片中眾女原是大學同窗,在畢業十年後才因史嘉娜角色結婚才再重聚。編導安妮雅路在拍攝後期,才加插眾女在大學時期的回憶片段,讓她們的友情更深入,安妮雅路說在片中要仿效的不是其他喪玩出事電影如《醉爆伴郎團》或《最爆伴娘團》,而是八十年代圍繞一眾大學同學因其中一人逝世,出席喪禮後敘舊的《山水有相逢》。

 

■ 撰文:釋姬

《姊妹欲蒲團》玩出人命 新娘伴娘收拾殘局展友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