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取威虎山


深夜,從窗外看出去,天色昏暗,雨時大時小,沒有盡頭似地下着。香港,像快被壓爛的餅乾,鬱悶的空氣教人窒息。李慧琼還是梁振英?原來香港人有得揀。阿俠

應該是70年代,我在觀塘閒逛,因為我逃學了。銀都戲院現在變成什麼?我竟然不知道,從前熟悉的街道,竟然連去走一走的意欲也沒有。但我在那間戲院看過《紅色娘子軍》和《智取威虎山》。都是所謂樣板戲,看的原因是無聊,和想了解那是什麼東西?結果兩部電影都未演到一半我已睡着。

《智取威虎山》是革命京劇,徐克導演的版本當然不是京劇,而是一部充滿冒險的動作電影。實際上謝鐵驪的版本我已大部分都忘記了。我已經不知道香港電影人在國內拍片的意圖了。我想大家能夠有片開拍已謝天謝地,還可以收個十億人仔,一朝成為暴富。即使在港產電影最興盛的時候也沒能將拍電影和億萬富翁連線。《智取威虎山》的劇情真是比普通還要普通,臥底的故事它大概是元祖級了。就像江青搞的戲劇或者電影一般,表面上是歌頌共產黨的威猛,正因為這樣,這些作品其實是跌入了他們最不想看到的形式主義。它們如果還有藝術價值,都存在於其形式,而不存在於內容,包括劇情和拍攝手法,包括思想的宣傳,全部都是古老而空洞的。

最奇怪是這個戲的原著版本《林海雪原》的作者曲波,在文革時被鬥得很慘。而這本書我也看過,不是什麼經典之作,卻也寫得十分有力量和戲劇張力。文筆是那一代的,今天的人們會覺得不合口味,但我愛的正是那些老式的文筆。

坦白說,徐克的版本其實拍得不差,作為一部向山賊挑戰的臥底電影,確實是拍出應有的氣氛。但我實在不太明白,這個故事真的吸引徐導演嗎?同樣的故事真是多到數之不盡,為什麼是它?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徐導演現在已經不理會電影的思想,但求動作過癮兼有賺頭,便會開拍了。我是心存偏見,能夠拍得出這部反文化的倒退電影,製作者的效忠意識已顯而易見。市場的主要陣地早就不在香港這彈丸之地,而在廣大的中國市場。知識分子的骨氣就是賺錢。我不阻礙別人發達,但這部電影令我對徐大導的印象跌到谷底。我是什麼人?他才不會理會我呢!他真的不明白這部電影的政治意義?

智取威虎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