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對點》不隨俗,求心安


《點對點》示範了在煩躁都市,如何安身立命。

室雅何需大。陳豪演的主角雪聰,居室擺設不詳,鏡頭一再強調他一箱箱舊物,兒時玩具、《兒童樂園》及已故姑姐的遺物。他懷舊得近乎自我沉溺(總比沒感覺好),住麗港城為了眺望太古城,後者乃他的成長地。以上是可觸摸的,摸不到的還有回憶、舊故事。雪聰對往昔揮之不去,顯示他不忘本、重情誼。立根於故人故事,他定出了不隨俗的生活座標。精神有所寄託,便是立命了。

另一要角小雪也同個道理。她來香港不為購物、當踏板出國,反而因為母親惦念這個地方。小雪了解香港的方法與眾不同,她用腳走,用眼看,用心感受,用腦思考。比起匆匆旅客甚至很多冷漠港人,她發掘出不為人知的美景,聽到感動的故事。於是,雪聰、小雪兩個來自不同世界的人,本來各走各路的,心卻慢慢連成一起。

旅發局應該把《點對點》推介給自由行旅客,戲裏的香港不俗氣、不消費主義,捕捉四時風尚、景致,華洋雜處,活力充沛。地鐵公司也得好好感謝本片,地鐵素來霸權,除了昂貴車資及參天豪宅,更是香港社區面貌單一的罪魁禍首;《點對點》竟為地鐵賦上浪漫與想像。導演黃浩然不獨念舊,還勝在厚道,與其批判環境諸般不是,不如求一刻內心平安。影片頗與世無爭的,不求大起大落情節,清新雋永,人物拍得很美,歌曲動聽。它不說大道理,但包含生活小智慧。在芸芸迷失、千篇一律的華語片中,足以令港人引以為傲。家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