拳擊不是殘殺──阿里


我不是第一次介紹美版藍光碟,但是第一次介紹連港版何時出版,或者根本不出版的影碟。而在iTune的電影網上還有得賣和租,且有中文字幕。傳播影像的方法已經在變化。《I Am Ali》是我們這一代的歷史,那時電視台還會衞星轉播拳王比賽,但自從泰臣後,在香港已幾乎沒有了這個項目。換上的是更殘酷,更沒規則,更困獸鬥的比賽。好像最近上映的《一個人的武林》內所說武術本來便是用來殺人的。阿俠

每次看到阿里作為嘉賓或者在美式運動的場邊時,我忍不住都要下淚。對,是下淚,影片內也說他是個時常下淚的人。下淚有什麼不好。自稱也好,真的也好,被稱為全世界最偉大拳手的阿里太早患有柏金遜症了,於是還在他樣子看起來不太老時,已全身震動地站出來。想到他是一代偉大拳手,怎教人不下淚。

當泰臣以二十秒擊倒對手,有些買了票的人還未進場,比賽已經完了之後,我忽然有種奇怪的感覺:拳擊比賽原來可以殺死人,非常殘酷、血腥。後來泰臣也被打敗了,財散人安樂。接下來便是我自己稱之為教科書拳手的時代,每一個世界冠軍都十分正統,滴水不漏。比賽變成悶蛋的遊戲。於是殘酷的世界發明或者說是發展了更殘酷的拳賽。而我竟然得到了天啟,不忍看這些比賽,好像每一拳都取人命的打架,怎麼是比賽?

其實這部電影並不拍得特別好,拳賽的片段非常少,大部分都是女兒、前妻、經理人、教練、粉絲等在說話。

但這是一部見證當年歷史的歷史。身為一個黑人,而且還是信奉伊斯蘭教的,在今天都會成為引人注目的標記,何況當年種族問題嚴重的日子,阿里作為一個運動員,也逃不過黑白運動的時刻。他甚至因為拒絕到越南打仗而失去可能是最光輝的幾年拳擊歲月。一個聰明而天真的人,一個在今天看來是古老年代性格的黑人拳手,他沒有逃避自己時代的問題。他忠於自己,忠於拳擊。他對女兒說上主創造萬物都是有目的的,所以每一個人都應該找自己的人生目的。比起今天非常公關形式的運動員訪問,他有趣多了。

我也曾經度過那個年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