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仔刑警》


首半小時具希治閣味

《黑仔刑警》首30分鐘(第一幕)的確好。警察高健修開車誤殺路人,差點被秉公辦理的交通警揭破。他為了毀屍滅迹竟然想到用亡母的棺木!在停屍間千鈞一髮,蓋棺後才聽見電話鈴聲,確實緊張刺激。這段落完全希治閣本色:觀眾不自覺代入殺人者世界,期望他順利過關,屢次替他捏汗。車禍後女兒的來電、小狗的出現是神來之筆,兩三下便把高的善良一面勾劃出來。

高翌日發現,車禍現場有閉路電視,心急想知道拍到什麼,繼續知法犯法;《黑仔》劇情發展到這裏,還很對路。錄影片段的模糊車牌,幾乎成為他被抓關鍵,有點像早前在這裏提過的《諜海軍魂》。《黑仔》可以乾脆拍個一念之差、誤入歧途的好警察,警察也是人,絕對會犯錯。若說他大話掩大話,愈發不能自拔,殘局無法收拾,觀眾其實更有共鳴。

可《黑仔》志不在此,它要更戲劇化。於是中途殺出魔警,他的能力、邪惡遠超高健修,他知道高的秘密,一切都在他掌控之中。戲劇的主線一轉,由執法者設法逃離法網,變成雙雄鬥法。又因為有更邪惡的襯托,高健修的防礙司法公正、非法處理屍體便不值一提了。「黑仔」沒有黑到底,電影的教訓原來不是「凡事別強求」、「禍不單行」,反而是「塞翁失馬」,有家室的男人在電影總得上天眷顧。韓國動作片的凌厲、徹底,肯定比今天的華語片中看。留意兩個角色幾場扭打,就知我說什麼了。 家明

黑到盡的荒誕幽默

6月在首爾時,韓國友人已千叮萬囑我一定要看《黑仔刑警》,上網翻查資料也見網民鋪天蓋地讚好,奈何最終行程趕急抱憾回港,當得悉這部電影獲香港發行商青睞引入,自是第一時間入場以免錯失。

《黑仔刑警》韓文片名是「走到盡頭」之意,非常黑仔的刑警在一天之間經歷了所有難以想像的倒霉事。導演金成勳06年首次執導,輕鬆小品反應極差,8年來不斷埋首創作《黑仔刑警》劇本,慢工出細貨之下,成就了這部娛樂性十足,緊湊精采而又不失妙趣的電影。

黑仔刑警的一天是這樣的:趕往出席母親喪禮途中的刑警,無端發生交通意外,幾經波折終於抵達殯儀館,卻被同僚告知自己因貪污被徹查,黑處未算黑,還要無端被另一魔警追殺。黑仔刑警的每一個決定,都足以影響劇情走向。節奏明快的劇本,以及多場千鈞一髮的場面設計,都讓我看得屏息靜氣,人有三急也不敢貿然離座,生怕錯失他的離奇遭遇。

飾演落難刑警的李善均,在韓劇中總給人溫柔好男人形象,他的角色本身並不討好,但李善均卻有股莫名的親和力,能令觀眾為他肉緊。和他生死對決的另一魔警趙震雄,時而冷冽時而癲狂盡現兇性,二人在住宅裏打到天昏地暗,貫徹韓國動作片的暴烈風格,但我最欣賞的,還是那種出其不意的荒誕喜感,讓我想起高安兄弟,也令這部電影足以在芸芸警匪黑幫片中鶴立雞羣。 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