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格風暴》為了正常唯有非常


一字記之曰:「實」。正是《落格風暴》。

說是風暴是誇張了,要是原作編導看見,大概也要高喊:Objection!「實」,來自紮實和沉實,一個如此紮實的劇本,如此沉實的角色和演出,寧願低調,寧願被低估,寧願少一事,像Bob一樣明明平凡再堅持不起眼的酒吧酒保,他被牽連其中的黑吃黑圖謀,按比例應該叫作「風波」。

編劇是寫過HBO王牌劇集《Boardwalk Empire》的金牌高手,故事它寫得肌理通透,來龍弔詭去脈精密,Bob老表Marv的黑吃黑落格佈局不慌不忙逐針編織,你看着他出錯看着他走上不歸路,有點笨地。紮實,因為不是所有黑吃黑的人物都典型有樣睇,他可能只是貪財、狼死、不聰明、不甘心的普通罪犯,每日死十個。

Bob的勾劃是一筆一場有條不紊慢慢來,立體地,他對受傷小狗,他對女人,他對老表,以3種不同筆觸,描寫好這個看來善良、老實、有擔戴的人。但這個人同時也沉實得太過冷靜,可能是在黑幫肆虐的環境長大和生存,對於打劫、斷肢、恐嚇、嫌疑殺人犯,他若無其事,觀眾可以暗暗震驚沉實和深沉之間,有多陰暗的距離。

欣賞人物建構,欣賞佈局縝密,最後還有可預期、坐跑已久而一觸即爆的高潮張力,所有懸念逐一完美收韁,沉實深沉的Bob又回復正常,他是個在江湖邊緣努力過正常生活的人。為了正常,可以非常。好人、壞人,沒有公式,沒有光環,但Bob是你離開戲院後會記得的角色。 畢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