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是自由的嗎?


我真的明白真普選是什麼?我真明白民主自由是什麼?阿俠

其實每次坐在金鐘時,看到很多非常年青的女學生,正是我退休後的夢想。從低角度看上去一雙又一雙的青春美麗的玉腿在我四邊走來走去。我是腦袋一片空白,口水很努力才不流下來。然後才忽然想,我來到這裏是為什麼的?然後,又進一步問她們這麼年輕,明白什麼是真普選?民主自由?我沒有年齡歧視,只要看看有些老人家頑固地要繼續奴隸,便明白道理這回事跟年齡完全沒關係,甚至跟性別和職業人種都沒關係。

再進一步地想,要真正明白普選和民主自由才來抗爭,誰有膽來?其實道理十分簡單,只要了解自己是一個人,應該有一個人的選擇權,不要人家強硬地把你本來不要的東西塞給你,就可以參加抗爭了!

其實人生到底是不是自由,是不是有得揀的?如果有得揀,我當然想成為富二代,酒池肉林,做盡犯法事。但這是我有意識時想的,如果我根本沒有意識又如何?一粒微塵飄到哪裏停下來,有得揀嗎?也需要揀嗎?為什麼不可以將人未生下來時只當是一個物件?上帝在亂擲骰子,不是你有沒有得選擇,只是大自然的沒法則的法則。於是你便不必像存在主義那般想,人本來是沒有自由的。應該是人本來是無所謂自由和沒自由的。當你真有意識真成為一個人時,你的自由問題才開始。

《分手100次》周秀娜和鄭伊健明白什麼是愛情嗎?這比自由更難解。這是人類面對的一個最大的現實。便是我們根本不知什麼是愛。當周秀娜察覺到鄭的心之後,愛情是她最關心的嗎?還是她是否能繼續擁有這個男人才是她最關心的?鄭丹瑞沒有突破自己,而是以自己最拿手的浪漫化現實問題來拍這部電影,觀眾才有真實的感覺。一對愛人相處久了受得起考驗嗎?這才是電影最根本的問題,結局其實有很多個可以揀,都說得通。或者娜姐本人在現實的經歷,真的是她自己能選擇的嗎?若從結果去看,她沒得選擇。但她踏出第一步以性感作賣點上位時便已經在選擇。真普選就像她的經歷,不是她揀了便代表一定有成功的結果。有很多人誤會以為揀了便代表成功,於是現實主義者認為抗爭是白費氣力。娜姐沒得選擇的話,會有今天的結果嗎?她的演技是進步了,當然不是影后級,但原來她不是新界的牛,她是人所以有得揀,有得接受好的或者壞的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