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雪公主殺人事件》問世間真是何物


真相有幾多款?真相又有幾多版本?芥川龍之介小說《竹林中》和《羅生門》,輾轉反覆鑽探,是人性自私如何扭曲真相,隔了幾代幾十年後,日本黑暗系小說女王湊佳苗再接前人之棒,大玩「人言不可盡信」之深不可測、黑不見底。

人性之黑,有些原罪來自七宗之中的嫉妒、貪婪,然後嚴重的會心性腐爛至殺人。客觀的真相,從來太複雜又太廣闊,誰掌握得全?從她另一拍成電影之佳作《北方的金絲雀》到如今《白雪公主殺人事件》,湊佳苗仍然強於玩味真相崩壞的意外、人為,某程度上很像雨傘運動一直的發展。

誰在發放哪一片真相,有沒刻意潤飾或無心掩蓋另一片的存在;也有些人直接造假,存心誤導;更有些人受主觀、記憶或下意識左右,無意但有份偏頗了真相,還以為自己最真。

這辦公室女性角力恩怨情仇謀殺案,那種現代化、科技化和多媒體生活化濃度前所未有地充滿互動引力。即時的短訊、微博、討論區,全部人都在至少兩片現實、四個空間同時存在,同時吸收又影響真相,網上的、現實的,現實中又有電視媒體;電子的又有短訊、討論區、微博,集體在追尋也模糊了真相,甚至別有用心的人可以栽種假真相,現在誰不是長期multi-task地在multi-界面上生活、搭訕、收放資訊?

從一個心毒的靚女,因待人刻薄賤格卑鄙,過度欺凌女同事而招殺人之禍,見盡的是人言人行欠善良慈悲的傷害,世人偏偏慣性只看表面,蜚短流長,傾向利己的真相,於是傳媒暴力、網絡公審,長期誅心誤世。問世間,哪裏有清澄睿智之心眼,看穿人性與真相間的千差萬錯?畢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