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野行》


關於苦行,她想說的是……

好個浴火重生的自我救贖故事。

先得學會面對孤獨。一個人在途上,那是沒有臉書及WhatsApp的年代(1995),她只能與天地共存,求一己心安。近百日的餐風露宿,對文明的依賴逐層剝掉,是苦行修煉。看着主角Cheryl,由雞手鴨腳的遠足初哥,慢慢蛻變成氣定神閒的老手。遠離煩囂可以淨化生活,走進荒野讓人謙卑,因此看清了生命的優先次序。

《狂野行》最珍貴的兩點:善良與豁達,善良在於看世,豁達在於處世。故事沒半個壞人,由原著到電影的鋪陳,展現一段段互相扶持關係。單親家庭洋溢着愛,亡母命苦(Laura Dern太精采)卻樂天知命,照耀兒女生命。她向愛女諄諄教誨,心靈富足應知道感恩。Cheryl結尾好像跟母親感通了,一段獨白充滿智慧。我們城市人習慣理性,以為明白一切因果,她的感悟正好一記當頭棒喝。

導演Vallée的影音觸覺敏銳,剪接尤為出色。Hornby的劇本細膩又有條不紊。百日征途分成兩部分,前大半倒敘與苦行互剪,有懸念;後半回到當下,看Cheryl的狀態、如何解決食水問題。人物都是好看的,哪管是佔戲不多的角色。影片對大自然及動物十分崇敬,母親飼養的小馬、偶遇的駝羊(不是草泥馬),還有神秘可愛的狐狸。Witherspoon當然好得沒有話說,眾多影后獎實至名歸。《紅河谷》鄉謠亦來得好,跟電影一樣貫串個人與天地,給一直閉鎖的情緒,冷雨中一次傾瀉機會。 家明

超級凡人苦路重生

能在人生眾多的災難和沮喪、傷痛和脆弱中生還,即使跌倒過迷失過墮落過,終究能撥亂反正調整得自己企企理理,那些才叫superhero。《狂野行》是平凡人Cheryl Strayed的超級英雄故事,她征服了的不是馳名艱巨的千里山徑Pacific Crest Trail,是特別崎嶇苦險的人生。真人真事真血肉,沒有亂下味精的戲劇不到你不服。

Reese Witherspoon以最樸實的演技,把本來破爛不堪的主角演得睇見都痛,最重要是,沒有歇斯底里更見內傷。非常簡單的佈局,Cheryl在山徑前行,她的人生路隨記憶的游移不規則的回帶,兩條路,重疊又交錯,勾劃出她的一生。你遂見背後有多大多深的創傷和悲痛,推動她孤身走這條漫長苦路。但正如她自己說,整個過程,餐風露宿,披霜熬暑,一切的獨自面對,及不上之前人生路的寂寞。

家暴的父親自小造成心理創傷,疼惜孩子的媽媽早早輟學下嫁的是個把自己打得又瘀又驚的老公;後年輕母親患癌早逝,Cheryl的生命太早超負荷,無法排遣的痛令人無法正常運作:吸毒、性濫交、近乎自毀。婚姻破裂,人本來心靈破碎。

痛定思痛踏上近乎不歸之途soul-searching,真實是一次自我清洗的排毒,撐過了,來回地獄又折返人間,完成里程終企企理理。自己確認了自己的成長,試煉得道,證明了self-worth,破舊立新生。蔣勳說用孤獨修身,這種超級英雄走的哲學之苦路,拍出動人摯深的生命力。畢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