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飛鴻是誰人的夢?


關德興師父年輕一代沒有認識吧?過百集的黃飛鴻是香港唯一應該列入健力士世界紀錄大全的光輝成績。那時我們心目中的黃飛鴻便是關德興。阿俠

現在黃飛鴻變成彭于晏,《黃飛鴻之英雄有夢》把我從夢中喚醒,又或者跌進另一個更迷離的夢:我已分不出黃飛鴻和葉問之間的分別了。兩者都是愛國的一代武術宗師。今天香港人仍然在剪不斷,理還亂的想着自己是中國人,一種文化的認同。從黃飛鴻到葉問反映了這個連結。

關師父的黃飛鴻完全是五、 六十年代的香港狀況反映。一個被殖民的國家,一個面對人浮於事的,沒有錢唸大學的香港男性,只有找黃飛鴻來作夢。與其說黃飛鴻的是一個武術派別,更多的感覺卻是個家庭,是個那時抹去女性的存在的家庭本位,由嚴肅威武的父親在保護那幾個只懂得三腳貓功夫的徒弟。對付的永遠只是地方的惡霸:奸人堅!幾乎是一個錢幣的兩面,關德興和石堅是必然的並存。

李連杰出場了,這個黃師父不再只是家庭手工業式社會的反映,而香港回歸在即,我們開始找的是更大更現代化的身份認同。黃飛鴻不再只是在自己的地盤對付奸人,而是走到已經有點現代化模式的市鎮,去參加家國大事。徐克加上李連杰的黃飛鴻是香港的面貌一次巨大的轉變。我們不只參與了國家大事,還經過電影的重建,走到似乎是我們祖先輩的生活圈子裏,這是一次由電視劇集《上海灘》開始編織的香港人歷史認同。我們好像便是活在上世紀初的上海,不只知道有上海灘頭,還連惠羅百貨公司、上海大舞廳都知道,彷彿時光倒流,我們回到那時的中國上海也像回到家,永遠不會迷路。

香港人的歷史其實很空洞,即使是我們的祖父輩,他們的歷史也不屬於香港,而是遙遠的祖國。連我們這一代土生土長的香港人都找不到香港的歷史,於是我們覺得上世紀初的上海,廣州;覺得黃飛鴻和葉問便是我們的歷史。其實,我們是在製造虛假,是個歷史的孤兒。

彭于晏的黃飛鴻已經沒有了國族或者身份認同的問題,因為《黃飛鴻之英雄有夢》的夢只是對抗黑社會。由關德興到李連杰,到彭于晏的黃飛鴻,原來在我生命的幾十年,我們不斷地創造自己的歷史,到最後只是成為一個街頭的小混混。

黃飛鴻是誰人的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