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謬啟示錄》悲涼政治寓言


似乎是這樣的,曾經極權的國家,就算經歷改革開放、經濟起飛,民智仍未文明,運作多年的官僚制度依然故我,注定難與世界接軌。俄羅斯導演Andrey Zvyagintsev這部《荒謬啟示錄》,一如片名所示,揭露的正是對我們來說難以理解,卻在前極權國家見怪不怪的荒謬現象。

整部電影的主角,其實是一間大屋。在俄羅斯西北部近芬蘭邊境的海港小鎮,有這麼一間像只會在荷李活電影才見得到的度假屋,很不俄羅斯。大屋裏住了脾氣火爆的男主人Kolya、他的漂亮妻子Lilya和兒子Roma。Roma與後母Lilya不合,但電影並不是家庭通俗劇,因為劇情關鍵仍是他們所住的大屋。貪婪的市長假借發展名義,企圖強行收樓,說穿了,所謂的「發展」其實只是假公濟私,真相是市長希望不費分文強搶民眾財產。

在發達國家和社會裏,這是不太可能發生的天方夜譚,但這部電影正好告訴我們,生活在腐敗貪污是家常便飯的國家,你只可怨命。市長和 Kolya的鬥法拍得拳拳到肉,最驚心動魄的,是所謂的法院和法律制度,在這些國家從來有名無實,法律反過來成了誣陷市民的兇器。看着大屋被市長強行拆掉,視覺震撼非常強烈。善與惡,罪與罰,在無法無天的國家裏只是一個令人心寒的笑話。當俄羅斯幾乎日日佔據國際新聞版面,此時此刻看《荒謬啟示錄》,更覺電影彷彿是對俄羅斯政權的嘲諷。大屋被拆,剩下的是海報上那條只得棚骨的鯨魚屍體,一切繼續不正常,悲涼依舊。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