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履奇緣》


強大的公主協同效應

《仙履奇緣》新電影版的重點在細節經營,由選角、色彩到場景配置到電腦特技,好一場目不暇給的奇觀秀。選角聰明,演灰姑娘的首要明艷照人。Lily James勝在生面,沒有先入為主形象。但少艾擔不了戲,於是找來好戲的Blanchett演繼母,Stellan Skarsgård演公爵,構成偶像及實力派組合。這還不夠,《仙履》找來兩個有名望的編劇,導演更是莎劇迷Kenneth Branagh。不是很諷刺麼?Branagh跟Blanchett影、劇風流,首度合作竟然是迪士尼的童話故事!

故事前文後理算豐富了。印象中是首次見到她的生母?她的教誨「勇氣與仁慈」令灰姑娘受用(還是壓抑?)終身。《仙履》是兩個母親的對決,生母仁愛,繼母小家。繼母亦不是天生臭臉的,父女一番話對她影響甚深(Blanchett的特寫見功架了)。還有調皮的「仙子教母」。三個mother figure呈現出來,品味及性格優劣一看便知,俗不可耐的繼姊更不消提。故事的教訓簡單:做人緊記保持善良開朗,善惡到頭總有報。

同場加演的《Frozen Fever》沒太多新花款,「冰雪女后着涼」是唯一點子。《冰雪奇緣》已成經典,「Cold never bothered me anyway」於是變成戲謔的典故了。我看到更多未來商機,包括公主服飾及新奇玩偶(打個噴嚏就出現)。迪士尼公主系列的協同效應愈來愈強大,到底是無傷大雅,還是如女性主義者說的洪水猛獸?只看你帶不帶小女進場了。 家明

離地美和邪都有少質感

我懷着非常矛盾的心情進場,既有強烈中伏陰影,又相信導演Kenneth Branagh有轉危為機的能力。「灰姑娘」童話故事,少女被後母虐待欺凌,善良的未成年白燕懷春發姣福有攸歸嫁王子,cheesy甜膩溢滯到百里以外都見滯,但Sir Branagh的招牌穩健可靠,品味眼光信得過,毅然入場。

這個灰姑娘果然沒有令我很灰。在Branagh手上,離地純真的美少女立體了,她全家也肌理豐富骨肉勻稱性格茂盛起來。這個曾經淺白地販賣純善良VS純邪惡的故事,演員有戲可演,角色有發揮脈絡了。

原本蒼白的Cinderella老竇,變成不一樣的慈父,就像王子的爸爸國王一樣,他和灰姑娘親母的慈愛,才教養出這個善良勇敢的女孩。但父親的寵愛,看在填房後母眼中,就成了女人的妒忌。妒忌老公對亡妻癡情、對親女溺愛,自己排No. 3!人都癲!一口氣吞不下人就特別變態,何況一個曾經被寵壞的女人,一個寡婦再嫁?

至於兩位哎唷家姊,用典型城鄉矛盾炮製,灰姑娘的鄉郊純樸與她們的城市花俏勢利成反比,導演把應轉介家庭輔導或社工處理的肥皂劇處境活現,令老掉大牙的平面故事立體彈起,所有應有的華麗和cutie落足料,舊童話翻新工程由設計材料到執行美輪美奐,Cate Blanchett和Helena Bonham Carter則照常可口,英國導演的水土背景,拍這些迪士尼製作,就是知道含蓄和幽默的拿捏,沒有美國式濫情。畢明

《仙履奇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