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時空狙擊》


時光旅程的邏輯極致

Spoiler alert:《逆時空狙擊》「扭橋」太盡,情節是電影的最大重點。本文很難不劇透的,未看的話,別讀下去好了。

從八十年代的《未來戰士》、《回到未來》到現在,關於時光隧道的電影凡幾,橋段我們都耳熟能詳。來到今天,網絡及「臉書」凌駕一切,個人主義抬頭,連時光穿梭的故事都以「個人」為單位。《逆時空》提出極致一問:假若真的可時間旅行,一個「安卓珍尼」,可以同時成為自己的父母麼?

太不可思議吧!因果、邏輯完全給顛覆了,難怪電影內不住談到「雞與雞蛋」。《逆時空》的編導是對澳洲籍兄弟,上一次《2019獵血都市》亦是跟Ethan Hawke合作,三個人這次更修成正果。《逆時空》故事在美國發生,倒是百分百澳洲出品。它不遜色於任何荷李活片,聰明在不堆砌未來奇觀,反而走「復古未來」路線。時光機器是個陳舊的小提琴盒,故事時空覆蓋1945到1992年,場景及服裝的懷舊味道濃厚。

影片傾向懸疑多於科幻。敘事時幅橫貫幾十年,故事首小時卻主要在酒吧內,非常撲朔迷離。Hawke樣子略帶邪氣,年青時演不了英雄偶像,現在大器晚成,這些年的角色愈來愈有看頭。不過《逆時光》更重大的發現是Sarah Snook。她的可塑性太高了吧?簡直不敢置信,John及Jane原來是同一個人?! 家明

雞蛋加雞都鬥不過命運

時光穿梭,是人類可以想像但又永遠想不通的一個迷思。你可以回到過去,即是可以改變將來,但每一個回到過去的故事都告訴你,由於蝴蝶效應太強,絕對不可以改變太多,否則將來一切都改變,就不會有「現在」,這個「過去」的「將來」。

《逆時空狙擊》看似是科技特工維穩狙擊恐怖分子的戲軌,但動用了時空穿梭概念,追源溯本,撲滅壞人炸彈殺手於過去未成氣候之時,它走的不是《未來戰士》動作英雄打鑊甘拯救地球商業片路線,其思考的是時間、空間、因、果、選擇、承擔連成一線的哲學關係,簡單說,就是早知今日,你還會不會當初?

人,又有沒有能力改變,還是一切冥冥中早有航道,就算給你回到從前,再多一次機會,仍是重複上演同一命運?Ethan Hawke飾演的特工,遇上了「男版Jane」,這個倒霉作家,以前是雌雄同體的Jane,他答應給Hawke說一個最匪夷所思的故事。

下省三千字細節,Jane的命運,當然和Hawke有關,男Jane女Jane和Hawke又千絲萬縷,這個特工,又那麼嫉惡如仇,但一切玄虛,說的還不是一切絮果蘭因既然串連成一條時間線,成為雞蛋與雞的歷史,就任哪隻雞幾時走回去哪個舊時段的自己,往後的雞蛋還是會那樣生下。看似有的自由意志,結局還是一樣,原本自由意志再加上時空穿梭的力量,還是鬥不過命運,人類,真渺小,結局嫌說得有點反高潮,不圓滿。畢明

《逆時空狙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