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酒瘋 黃禍 新巴別塔?


有沒有朋友好心將環意大利單車賽的開始日期告訴我?

知識永遠在你意想不到的地方出現。去年看環意大利單車賽聽到旁述諸君說到原來意大利的酒莊很多都給中國人買了,變成私產,只有自己能夠飲,別人去飲那些一百元一枝的劣質東西吧!歐洲國家的人民忽然有一天醒來,即使你有錢,也沒有紅酒能買得到。都給強國人民飲光了。阿俠

中古世紀的黃禍是蒙古人打到歐洲,血染成河;現代的黃禍如蝴蝶效應,已擴散成災。我也是黃種中國人,我這麼說好像有點數典忘祖,大逆不道。因為身份認同有時跟實際的現實生活有無限差距。我們活在香港殖民地,早已是西方資本主義的一員,我們不會認同白種人、黑種人。但其實我們沒有國籍的,你說句好話:我們是世界公民。中國經濟崛起帶來的負面影響,竟然到我們頭上來:地球資源的重新分配帶來的陣痛,清楚明白地發生在我們的身上。馬爾薩斯的人口論真正的主旨是,地球有限的資源,不足以分配給太急速長成的人口。

以下讓我說一些政治不正確的反動說話:馬爾薩斯的所謂人口,其實是「可以吸食地球資源的人類生物」,說得明白一點是,在改革開放前,身無分文的中國人民,不算是消費的人類,起碼不是馬爾薩斯所擔憂的人類定義。直到我們偉大的祖國富起來,十三億的人口才是真正地球上的「人口」,他們急速消耗地球的所有資源,消耗的方法是貪婪而搶掠的。以資本主義之矛,攻資本主義之盾。

人類是直立人,屬哺乳類動物,被迫是要胎生的。於是演化下來,人類成了所有生物學習期最長的物種。初生嬰兒只是一團有生命,有各種潛藏基因的物體,我們需要很多年學習成長才能獨立生存。漫長的學習期,當然也產生無限的變數。有各種不同的東西影響我們的成長因素。現代強國人民的個性,除了共產黨的教育外,資本主義多年的單向剝削也罪無可恕。

《紅酒瘋》是一部徹頭徹尾的恐怖電影,它告訴我們本來分配不均的地球資源,現在面臨更巨大的崩潰。香港人和國內人之間的憎恨和矛盾,其實只是現代社會陣痛的冰山一角而已。

紅酒瘋 黃禍 新巴別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