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比人與尼貝龍指環


我的人生曾經擁有過權力嗎?曾經管理過一個小部門,曾經做過兩個月的高層,卻不是最高層,心中奴性仍未去,終日惶恐地聽候上司的吩咐。雖然在對手下頤指氣使時頗開心,實際上從來沒有享受過真正的權力。阿俠

我看得最多的歌劇作品是華格納的尼貝龍指環,各種古代版,現代版,超現實版都看過了,無論畫面還是音樂,都是我的嘉年華。

彼得積遜沒有感到自己有問題,《魔戒》類型的電影仍然最賣座,就拍他一個不亦樂乎,先賺錢再說。難得在這個亂世,人們都希望生活在一個神話化的世界,面對各種的魔鬼環境,總得有幾個偉人頂着,讓我們開心地活下來。《魔戒》系列和《哈比人》系列都將人類自己犯下的罪惡,掉給各奇禽異獸。

《尼貝龍指環》和《哈比人》系列最後一集都是被權力慾令人瘋狂的故事所困擾。後者能夠忽然醒覺,逃出了權力慾的誘惑,為了整個世界而犧牲。歷史上曾經有過這種真正的偉人嗎?我找不到。索林最後到達了自己的家門,眼看要來一次大決戰奪回本來屬於他的土地。但在無數的金錢下令其目盲,於是性情大變,令所謂革命陷入前所未有的危機。最後彼得積遜用最通俗劇的方法,令到索林忽然清醒,加入大軍殺敵。可能嗎?影片用的是幻覺似的神喻方法來令其覺醒,事實上可行嗎?

華格納是現實得多,而且他英雄主義的意識也無讓他不製造一個悲劇英雄來強化這種慾望的可悲,卻間接完成了這種慾望。

《哈比人》系列電影,完全是彼得積遜自己抄自己的反創作方法電影,但它仍然賣座,你奈它何?氣勢逼人的場景,人性的爭鬥,魔法的施展,將人類的真實世界搬到別個完全另類的空間和時間來,讓我們看着有人將我們的世界,走到未來改變過來。換言之我們的卑微的權力慾被電影釋放了,我們覺得很快樂。

《魔戒》比較像諸神的故事,尼貝龍指環的味道十分濃烈,使觀眾沉醉在那個虛幻的世界。《哈比人》系列完全是放棄了這方面的傳說,而集中說明弱勢社羣如何打敗強大敵人的夢裏,更通俗易懂,更看得過癮。

我們其實多少明白現實世界有多混亂,多危險,但我們沒有哈比人,沒有甘道夫。我們只能決定購票進場,靜靜地看着這個世界被夢幻地搶救成功。

哈比人與尼貝龍指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