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定向喪心病狂》


我們離野性有多遠?

策略聰明,同一導演的六部短片,戲院可公映,同時不失短片的趣味。故事設定部部不同,都市、荒野;儀式、制度;飛機、汽車;性別,階級……是目不暇給的眾生相。製作不惜工本、調度準確(導演Szifron不過40歲!)。好看!即使電影來自阿根廷,沒有熟悉的明星也沒關係。

電影原名為「Wild Tales」,片首字幕打出時,一連串野生動物羣像。我們自詡「文明」,「野性」及「暴力」其實埋藏在倫常秩序之下,但情緒失控、歇斯底里時便爆發出來。《無定向》沒有道德批判,故事中難言誰對誰錯。有時衝突源於微細的爭端,最後卻釀成不可挽回的悲劇。其中兩個司機的故事,說不定只是因為「階級矛盾」,結局非常出人意表。若說《無定向》真有什麼要影射的,應該是第四個故事的「官僚主義」。一件小小違例泊車事故,就把人逼成「恐怖分子」!更諷刺是「恐怖分子」成了人民英雄。所有被非人制度及傲慢官僚欺壓的蟻民,都有向建制復仇的慾望。

六部短片,有的故事時空濃縮(飛機艙、餐廳、婚宴),有的跨度較長,像那泊車故事。跨度長時,編導用上首尾呼應:「悲劇」由買蛋糕開始,最後由另一蛋糕作結;只是慶祝對象及場景不同了,家庭關係竟荒謬的回到原點,好個黑色幽默。婚宴的故事亦荒誕,我們說的「如膠似漆」,關係無論「愛」、「恨」皆適用。《無定向》不是故作語不驚人的,我們的日常生活,本來就那麼離奇了。 家明

用黐線宣揚愛

當個世界唔黐線唔正常,人就會《無定向喪心病狂》。這是一個認真地去黐線的電影,單是頭一個作為序幕的前菜單元,已經令人拍案叫絕。把荒謬和仇恨推到離譜過分的極端,瘋狂就變得啜核可愛。第一個精心報仇攞你命三千計劃,更為餘下五個單元定下了調子,叫看官預備好脾胃吃一頓變態地笑爆嘴的盛宴。

六個故事各不相干,各有各癲,但共同湯底是以眼還眼,有仇報仇,有些是很小的過節,有些是非常之不公義的賤行,當法律沒有發揮效用,建制極度腐敗,甚至權力是腐敗一部分,在那裏生存的人無法正常生活,唯有自己執法,自己維持公義,你發覺戲中人愈瘋狂,你愈認同他的行為,你明白什麼叫官逼民反。

黑社會,橫行惡霸傷天害理,等天收,不如自己收;搶錢的官商勾結,你想文明他踩着你塊面欺凌你,怎樣?片中被不停無故拖車罰款的爆破專家炸爆拖車場時,沒有人覺得他是恐怖分子,全場拍手大快人心,可以想像黑警和反水客的雷同社會效應。

另一故事從一宗交通意外,看見司法公正可以盡情妨礙,執法、法律專業人員坐下和被告討價議價,一切的道德不正確凸顯政治公義的顛倒,那種黑色荒謬笑中有寒意。

但最後一個婚禮故事,把新娘新郎的面目和脾氣玩盡玩爛,互相折磨,一切仇恨和出賣之後,只要有愛,什麼都可修補,或許政治最醜的國家,最需要愛去修正。畢明

《無定向喪心病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