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舞伎町24小時時鐘酒店》 熱鬧豐富東京眾生相


寫這篇影評時剛好在東京新宿夜街頭,雖未至於要去在電影中出現,位於歌舞伎町的時鐘酒店Hotel Atlas「朝聖」,不過走在街上五光十色橫流肉慾氣息撲鼻,真的會想起片中出現過的奇人異事,彷彿路過的甲乙丙都正朝區內大大小小的時鐘酒店進發,以身體上演自己的情慾戲碼。

廣木隆一執導的這部「24小時」電影,透過一夜間在歌舞伎町時鐘酒店發生的百態,把各路性格背景階層各異的人湊在一起,打造出獨特的日本社會縮影。《寄生獸》男星染谷將太是夢想當五星級酒店經理,但卻只能在時鐘酒店工作的阿徹,成為多線人物的中心點。這類以24小時為敘事時間的電影甚少死錯人,皆因以24小時為主軸,再集中在同一場景的話,多線人物鋪排變得理所當然,每組人物負責一個小段落,再拼湊出一部穩妥的生動小品,安全得來也絕對觀眾──friendly。

染谷將太延續一貫戲路,演這類鵪鶉弱男角色自成一家。電影好看在每組來開房的人物性格立體:偷情的已婚警探,被裁員的中年男嫖客,為出唱片不惜向監製獻身的新人歌手,311後從東北來東京的積極AV女,還有最搶戲也最好戲的韓國出鐘女。片中經常出現311房間,阿徹也是由仙台來東京打工的追夢族,暗見導演對後311時期日本社會氣氛的隱喻。以時鐘酒店為背景也非關以性招徠,而是確實沒有任何一個地方比時鐘酒店更能看盡社會眾生相。只是24小時過去,太陽如常升起,生活又要回到正軌。PS

《無定向喪心病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