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權師奶》


跟雨傘運動如出一轍

經歷了一場雨傘運動,看《逆權師奶》這種「雞蛋電影」感受猶深。

彼此的處境如此雷同,面對強權的漠視、離間及鎮壓也如出一轍。執法者把你看成擾亂秩序的暴民、司法制度是昂貴及累人的遊戲,一介草民無計可施,唯有訴諸佔領。超市的收銀員工,天天在收銀機前做着一式一樣動作、作出機械式問候,骨子裏很「異化」。她們的盼望卑微,只想成為公司的「正式顧員」。她們怎想像到,有一天竟在岡位旁席地而睡,跟同事煮食及生活?因為這個抗爭的機緣,超市充滿人味,員工彼此增進了解,同仇敵愾,關係更見和睦。女工昂首闊步,比閃縮狡詐的(男性)管理層,活得更體面,更像個人。

不只人改變了,地貌亦煥然一新。戲裏的超市,就像我們以為熟悉的佔領區。原來當急速生活、生產節奏慢下來,地方如斯漂亮、潔淨、溫暖,甚至散發出人性光芒。雨傘運動令人看見生活及空間的可能性,《逆權》一眾女工同樣經驗到了。她們是互相影響的,如善熙之於惠美。不但是友儕間的互相扶持(「一起儘管不安卻不孤單,對嗎」),也是教別人開眼,從此明白事理。這生命影響生命,足以一輩子受惠。

結果以凝鏡作結,是沒辦法中的辦法吧。我們挑《逆權》雞蛋骨頭之時,同樣值得問問,這種以公民抗命為題的電影,大陸拍不到,香港亦愈來愈渺茫了。我們到底是進化還是退化呢?  家明

師奶雞蛋進擊企業高牆

有時不公義像一枝針,拮不到你的肉,不知有多痛,慣了活在權貴壓迫下,有時對不公平的建制、剝削,會麻木,逆來順受,對於針拮,只要不是太大力,有種忍的下意識慣性,「慣性任拮」是溫水煮蛙的孖生兄弟,世上所有抗爭大概都是忍無可忍的「點解要俾你拮先!」的吶喊。

多麼觸目驚心的《逆權師奶》,一羣慣性馴服,長期被欺壓,一直被不公平對待的女性,一班手無寸鐵的師奶雞蛋,如何進擊企業高牆,是什麼令韓國相對父系霸權的社會,推一班已經忍慣氣吞慣聲的女性上抗爭路?

幾名超市收銀師奶,各有家庭難唸的經,角色帶動,她們的性格和行為轉變帶動,讓看官見證什麼叫忍無可忍!基層員工,做足五年,都不轉正式僱員,企業為省薪金成本,不用其極把這羣師奶剝削欺凌,沒福利沒保障用到盡,把她們的權利和尊嚴踩在腳下,還要準備好無理無代價解僱的賤招。韓片,也有少少煽情。

無權無勢,行規蹈矩,勤懇工作,出賣尊嚴,下場是像垃圾一樣被丟棄。連最柔順的善熙都要奮起佔領。

觸目驚心因為似曾相識,於歷史於我城,弱勢求對話,不得,無計可施和平佔領罷工,不睬你,被武力鎮壓,打、趕、抹黑。善熙兒子被剋扣工資,老闆欺他是學生不按協議發薪,令他終於明白針拮的痛,阿媽「搞事」的委屈得到理解,對於欺壓,就算多構成不便都要說不!真人真事,亂世的香港雞蛋必看!  畢明

《逆權師奶》